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28章
偽高冷女醫生X精分病人【八】殘酷的事實

冰涼的刀片滑過臉頰,緊隨其後的,就是橡膠手套上的消毒水氣味。即便不用回頭,黎莘都能猜到身後那聲音的主人是誰。

腦中飛快的滑過他扶住餐車的一幕,黎莘微微咬牙。

「你是怎麼出來的?」

她被迫仰著頭,江予然從她身後來到了身前,身上依舊穿著那淺藍色條紋的病號服。他們在監控室里,門已經被密閉了起來,而微微的陰影打在他輪廓分明的側臉上,平添了一分陰翳。

「這個地方,只能困住傻子。」

他低笑出聲,醇厚的嗓音在這狹小的空間里回蕩。

黎莘閉眸,回想他這些時日的表現。她從一開始,根本分不清他的所謂兩個人格,因為太過渾然一體,她甚至以為他是完整的個體。

在現在這緊迫的時刻,她卻出其清醒的明悟了過來。

那個不做一聲的人格是A主人格,也就是她初次見到他演奏鋼琴之時。從她開始撕扯他衣服時,他就已經變作了B。全然的無縫銜接,毫無破綻,只能從他們迥異的眼神中分辨出來。

A人格的惜字如金和冷漠,B人格的威脅話語和陰厲。

真TM棘手。

現在這個,無疑就是B了。換句話說,他內心的天平傾向了嗜殺的那一邊。

手套滑膩的觸感撫上了她的肌膚,江予然稍稍用力,掐住了她的臉頰,將她拉近了自己:

「你似乎已經想到了一些有用的東西?」

金棕色的瞳仁有些晦暗,似一把鋒利的刀刃,要將她每一寸裸露在外的肌膚都切割下來。

「你這麼做,沒有好處。」

她強行鎮定下來:

「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,可是這裡有24小時的輪值人員,以及我的另一名同伴——」

江予然並沒有等她說完,就將食指抵在了她唇上,比了一個噤聲的唇形:

「想看看你心愛的男人嗎?」

他閒適的坐在了她對面的桌台上,長腿一勾,就將她椅子滑了過來。她的發絲鬆散在了肩畔,被他溫柔的撥到了一旁,而這種行徑,卻讓人不寒而慄。

他按住了她胸前襯衫的衣扣,緩慢的解開了一顆:

「如果我開心的話,可能會告訴你。」

他斜了唇,眉梢上揚。

黎莘屏住了呼吸。

她襯衫裡頭就只剩下內衣,而江予然似乎壓根沒有理會她的意思,自顧自的解著那些透明的,小巧的紐扣。

到了第三顆,就能窺見一片起伏的雪白。

「……你究竟想做什麼?!」

黎莘掙著那束縛住雙手的繩索,卻只能磨的手腕生疼。

江予然停下動作,略歪了歪頭,蒼白的面頰上,那病態的詭魅笑容愈發燦爛清晰。

他信手在監控台上按了幾個按鈕,那畫面竟切向了一處陌生的辦公室:

「你以為我在籠子里,其實在籠子里的,是你們。」

江予然悠然道。

黎莘看著那些原本單一畫面,如今全部切換為醫院各地的監控,只覺得渾身的寒毛都竪立了起來。

這個男人,究竟是怎麼做到的?!

說話間,中央最大的屏幕上,慢慢走進了兩個熟悉的身影。

「他今天早上想吻你?奇怪嗎?這是前一天的錄像,也許你能知道原因。」

江予然走了下來,將她推進,方便她能更好的欣賞那些畫面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