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32章
偽高冷女醫生X精分病人【十二】不得擺脫(H)

黎莘卻只是一口咬在他手上,將那橡膠手套撕扯開來。

被保護的極好的手掌細如白瓷,指節纖細而骨骼修致,這是一雙屬於鋼琴家的手,就算是指甲,也修剪的極為圓滑和整齊。

她捏住那只手,口中發出斷斷續續的破碎呻吟。

江予然那只手在微不可見的顫動,可是黎莘早已管不上了。她沈浸在那狂風驟雨般的進攻中,肌膚相貼時的感覺,更為美妙。

江予然似乎在忍耐著什麼,終於,用力頂在她花心後,他將那手抽了出來。

將另一隻手的手套摘下,他望著身前幾乎要軟倒在地的女人,肌骨勻稱的脊背到了腰間,微微的凹陷使得半圓的臀瓣愈發凸顯。那被蹂躪後的花瓣還在反射性的抽搐著,滴滴答答的蜜液自被撐開的甬道里落下,有黎莘的,也有他的。

他眸色漸冷,伸手將黎莘側翻了過來。她的一條腿被架在了他的肩畔,雙腿以這姿勢大大咧咧的劈開,毫無羞恥可言。

而他用這姿勢,插入了她的身體,擠開那些緊致勾人的媚肉。

她的全身都泛起動人的紅潮,肚腹微陷,飽滿的雙乳往一邊傾倒,每一回抽動時,總能躍起漂亮的弧度。

「叫。」

他抬起她的下頜,命令道。

黎莘緊抓著台面的邊緣,試圖緩解那如潮水般洶湧而至的快感。

江予然捏緊了她的臉頰。

下身忽而全根抽出,又在她不及反應時通體沒入,這一切來的又快有猛,她壓抑不住,終於發出了纏綿至極的嬌吟。

這以後,一髮不可收拾。

他似乎尋摸到了她的敏感點,回回的命中要害,將她折騰的死去活來。那呻吟漸漸化作低泣,她的身體被一次又一次不間斷的高潮磨的疲憊不已,地上甚至已經聚集了一灘水漬,那都是從她體內流淌出來的。

她的嗓音疼的冒煙,只能斷斷續續的啜泣。

直至後來,下身都已經麻木了。就算不用看,也知道那裡一定被摩擦的腫了起來。

後來的意識就模糊了,只能隱約記得他射在了她的小腹上,汗滴自他的額際滴落在自己的胸口上。

「這是你自找的,」

他在她耳畔如是道,

「你擺脫不了了。」

她想反駁,卻連一絲一毫的力氣都沒有。

————

一雙手不停的推搡著她,她有些煩躁的將之拍開,不讓它來打擾自己的美夢。

她太累了,真的。

「別在這兒睡,起來吧,我送你回家。」

溫柔的男音斷斷續續的傳入了腦中,黎莘撐了撐沈重的眼瞼,努力去看眼前的人影。

畫面從模糊到清晰,廖關斯文的五官也終於在她眼前拼湊成功。

「廖關?」

她遲疑道。

廖關點了點頭,微微一笑:

「已經是晚上了,怎麼這麼不注意?」

他有些寵溺的責怪道。

黎莘清醒過來,第一時間,腦中就浮現了他和宣薇歡好的畫面。這般看著他,她竟是覺得一陣反胃:

「沒事。」

她拂開了他的手。

監控室似乎又恢復如常,畫面上是正在彈琴的江予然,神情平和,如痴如醉。

這……

黎莘有些懵了。

她分明自己是被江予然做暈過去的,怎麼現在全身上下的衣服都穿的好好的?

她摸了摸胸口,卻觸到了一手柔軟。

胸罩呢?!

她猛然抬頭,正見江予然微微側過頭,勾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