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47章
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【十三】侍寢•利用

在荷露宮被安宗帝寵幸後,雙胞胎毫無例外的收到了冊封。

安宗帝許是想給黎莘找些不自在,自聖旨下後,不知多少後宮人等著瞧黎莘的笑話。作為一宮主位,自個兒不得皇上恩寵,竟還讓兩個宮女搶了先去。

黎莘卻不在意,安宗帝這意氣行事,想是一時不曾顧慮到葉氏。這下倒有趣了,這皇上不去那寵妃宮里,反來尋了這快廢的皇后,還一寵就是兩人。安宗帝是生怕別人不知他那醃臢事兒,上趕著給御史找活乾呢。

雙胞胎雖被封了美人,仍是住在這荷露宮里。

可讓旁人預想道的事兒不曾發生,黎莘不僅不曾大動肝火,還和雙胞胎一往如昔。她最欣賞的便是這二人的識趣勁兒,不會忘了是誰將她們提拔到今日的位置。

且她們只求在這後宮一席之地,還沒那取而代之的野心。

——起碼現在是這樣。

黎莘對雙胞胎還是頗為滿意的,總歸她不耐煩應付安宗帝,若是她們能勾住他的腳步,也不失為是兩員巧將。

黎莘禁足這一月,安宗帝可沒少往荷露宮跑,他本就不是個寡淡房事的人,雙胞胎又被調教的浪蕩,玩兒的不知多開。是個男子,就受不了這等鮮嫩的誘惑。

想必葉氏在偌大的宮里,氣的牙都要咬碎了。

黎莘抿了一口清茶,微微笑了。

燕瑾放下毛筆,對著宣紙吹了吹。他是個頗愛文墨之人,一手狂草寫的凜然剛勁,頗有些睥睨氣勢。可他丹青卻細膩飄逸,同他的字成了截然相反的對比。

字如其人,畫如其人,那燕瑾,究竟是怎樣一個人?

黎莘有些好奇。

說來燕瑾是個宦官,可他偏偏沒尋常閹人的脂粉陰柔,雖則美的有些雌雄莫辨,卻從不讓人生起,他或許是個女子的想法。相反的,某些時候他還男子氣概十足,瞧得人心頭亂跳。

也許這是黎莘頭一回,對一個妃攻略人物這樣感興趣。

「你盯著我做甚?」

燕瑾斜睨了黎莘一眼,鳳眸微斜,冶麗妖艷。

黎莘搖搖頭,將茶碗置在了桌上:

「沒有旁的,只是愛美罷了。」

這並不是黎莘第一回說燕瑾美,他早已聽得習慣了。事實上,燕瑾這人雖邪氣,可摸透了他的脾氣,卻也不難伺候。

——你真是太天真了。

(來自作者君的吐槽。)

「若有這閒工夫,你不如想想如何復寵。」

燕瑾起身,將那字掛了上去。

雙胞胎如今是為了黎莘鋪路,安宗帝來的次數多了,自然會注意到黎莘。可也不知她心裡頭怎麼想的,有時雙胞胎還不容易將安宗帝引到了她那處,她還偏偏要躲起來或是避開他。

「該來的總會來,你急甚。」

黎莘慢條斯理道。

雖然是躲不過和安宗帝歡好,她卻不想讓他在恨極時折騰自己。等他平靜些,再做打算也不遲。

「你可莫忘了,留給你的時日不長。」

兩個人早已是掰扯開了說的狀態,也懶得用那些敬稱。說白了,這兩人是利益關係,何必弄些有的沒的呢?

「我自然……」

黎莘想接口,可還沒說話,外頭就傳來了叩門聲。

「娘娘,聖旨到了!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