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40章
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【六】房中術

和燕瑾達成了共識,歸岫和煙絡所擔心的事也並不曾發生。她們甚至過的之前更好一些,因著燕瑾說了,這一切的基礎是黎莘的復寵。

她已荒廢身子太久,是時候撿回以往容貌了。

燕瑾給她用的都是最好的,興許除了葉氏,後宮里獨她一人有這等特權。只黎莘也明白,燕瑾做這些,都是為了他自己。

她俯趴在軟榻上,一名宮女正低眉順眼的為她塗抹著潤膚的脂膏。宮女是懂藥理之人,也會一些推拿手法。

很快,黎莘就昏昏欲睡。

只迷蒙間,服侍她的侍女已退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雙更為柔滑的手,撫觸在肌膚上時,便如微涼的綢緞滑過。

黎莘卻瞬間驚醒了過來。

鼻間鑽入一縷異香,她不用回頭,也知道身後那人是誰。

「燕公竟也服侍起本宮來了?」

黎莘並沒甚尷尬的情緒,於她來說,燕瑾既不是真正的男人也不是攻略對象,所以她權當給姐妹看了。

燕瑾卻不理會她話語中的嘲諷:

「娘娘這肌膚,怕是比男子好不了多少。」

他有些嫌棄的看著那蠟黃的顏色。

黎莘聽得咬緊牙關,恨恨的剜了他一眼:

「比不得燕公天生麗質,本宮真是慚愧。」

攤上這身體又不是她的錯!再者說了,她的皮膚也不算差,只不過是燕瑾太好了而已。

燕瑾的鳳眸微眯,眉梢眼角流洩風情,他挑了挑殷紅的唇,一指按在了她腰窩處:

「娘娘,若不是冰肌玉骨,怎能讓皇上欲仙欲死呢?」

他說著直起了身子,將一本冊子擺在她面前。

「容貌身段於外,姿態風情於內,哪個男子不愛好顏色?可除此之外,合該一身媚骨才是。」

那冊子的內容著實簡單粗暴,黎莘一瞟封面,就知道裡頭是什麼了。

「娘娘,房中術。」

燕瑾將那冊子推到了黎莘面前,又屈指敲了敲。

黎莘一揚眉,將那冊子接過。

裡頭果然是描摹精美的春宮圖,旁邊竟還配了小字。且這冊子妙就妙在,裡頭還記載了一些秘方。

男女交孃的畫面讓人如身臨其境,燕瑾對面趴著赤裸的黎莘,又瞧著這些畫冊,竟是氣定神閒的模樣。

看來這貨是個真•太監。

黎莘暗搓搓的吐槽道。

這些秘方里,有溫腎壯陽的,有催情促歡的,甚至連如何收縮女子玉門的法子都有。

黎莘瞧得嘖嘖稱奇。

不過她也發覺了,這身子不僅虛弱,似乎對情事也不熱衷。她瞧了這許多臉紅心跳的內容,竟是一點反應都沒有。

粗略的翻了一邊,她托著下頜望燕瑾:

「除了這些,還有旁的麼?」

就當是學習了。

燕瑾拿了布帕拭手,仔細的將每一根指頭都擦的乾乾淨淨。

「如今,你學會這些便足夠了。」

他言罷,就將布帕扔進了水里。

黎莘頜首,復又瞧了瞧那冊子。她翻到一頁,看著上頭的內容,就伸了手撫上下身。

「我總覺著現在不大愛這事兒,你先出去,讓我單獨瞧瞧。」

萬一身體是性冷淡,她豈不是失去了很重要的武器?

燕瑾蹙了蹙眉,似乎明白了她話語含義,又似乎沒有。可他還是聽了黎莘所言,走出了這屋子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