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37章
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【三】燕瑾

姐妹兩個似是沒有料到她這樣直白,一時都愣住了說不出話。

「怎的,是臉皮子薄還是瞧不起我?」

她將杯子輕擺在桌上,似笑非笑。

雖含著笑意,她的眼卻是冷的,瞧在雙胞胎眼裡,彷彿無聲的威脅。

她們立時伏在地上,叩頭道:

「娘娘恕罪,娘娘恕罪!」

看這意思,是自己想爬龍床反而弄巧成拙了。只黎莘畢竟不是原身,她不僅不反感,還想到了一絲可乘之機。

她微俯下身子,壓低嗓音,誘哄道:

「若我說,可以讓你們贏了富貴呢?」

簡單粗暴的利益才是關鍵,對付雙胞胎這樣有一點腦子,卻有貪欲的人,以毒攻毒最好不過。

黎莘分明是容顏黯淡的模樣,眼中光芒卻亮的通透。彷彿所有神采,都凝聚在一點。

雙胞胎心口直跳,兩人心靈相通,只瞬間就做出了決斷。

——從來富貴險中求。

————

安宗帝坐在御輦上,頗為頭痛的揉著額際。

他年過三十,眉宇間有一道深深的褶痕。不過他勝在容貌俊朗,頗有威嚴,也無怪乎讓後宮女子趨之若鶩。

「福德,荷露宮還要多久?」

陪侍在他身邊的太監福德,面白無須,一張臉孔整日里笑眯眯的。

「主子,前頭就是了。」

他輕聲細語道。

安宗帝聞言,心裡就愈發煩躁了幾分。他是不願去瞧黎莘這女子的,每每見到她,前世的回憶就歷歷在目。

他恨不能生啖其血肉,如今卻只能強忍著。

「主子,到了。」

正鬱鬱間,安宗帝的御輦就停了下來,福德的聲音傳入他耳中。他微抿了抿唇,走了出來。

荷露宮一如既往的荒僻,應聲出來接駕之人,也是寥寥無幾。這其中,黎莘甚至不曾出來。

膽子愈發大了。

安宗帝冷笑一聲。

這些日子的冷落,顯然不足以磨滅了黎莘的傲氣。

安宗帝一揮袍袖,大步流星的踏入了宮中。他看著模樣倒是來勢洶洶,只是黎莘對此,卻沒有半分慌亂。

彼時她正歪在榻上,手中握著書卷。於她來說,這些日子至多是粗茶淡飯,全當養身了。

安宗帝來了,她不跪也不言,只淡然的放下書。

「你來了。」

她掀了掀眼皮,懨懨道。

安宗帝怒極反笑:

「看來朕對你還是太寵了,怎的,如今竟是連規矩都忘了?!」

他最恨她這樣神態。

黎莘這回總算拿正眼看他了,她的眼眸是極深的濃黑色,像一塊化不開的墨。是以每次她瞧著別人時,總是無法讓人猜透她究竟想些甚麼。

安宗帝也一樣。

「你我之間,又何必再弄那些虛招子。」

黎莘嗤道:

「我知你恨不能將我千刀萬剮,如今既然來了,何不拿毒酒,白綾,讓我來個痛快呢?」

她譏諷的笑,神態像極了一個瘋女人。她捏著安宗帝的把柄,知曉他不會殺了自己。

安宗帝心頭的怒意翻湧,還是福德怕出了甚事,忙接口道:

「主子,時辰不早了。」

安宗帝這才恍神過來,想到自己竟是不由自主的被人帶著走,愈發覺得此女可畏。

「喚燕瑾來管教她,不出個成果,提頭來見!」

安宗帝冷聲道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