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44章
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【十】色誘•背上丹青

燕瑾微動,勾勒完最後一筆。

「好了麼?」

黎莘微回過頭來看,卻看不見分毫。

燕瑾將筆放在一旁,起身拭手。陣陣墨香從肌膚傳來,她鼻翼翕動,頗為新奇道:

「這甚麼墨,味道竟這樣好聞。」

往常的硯墨難免有些味道,這個卻不會,反倒聞著清淡馨香。

燕瑾今日的發並未全部束起,便讓他臉龐多添了一絲柔和,只側臉的眉眼,卻凌厲艷麗如昔。

「加了些東西罷了。」

他平靜道:

「昨日如何?」

黎莘背上的墨痕未乾,她只得安安穩穩的趴回去,把玩著自己的頭髮。

「又能如何,他可不是一回就上鈎的。」

安宗帝果然不出她所料的去了葉氏那處,且下旨說她衝撞了聖駕,讓她禁足一月。

小心眼的男人。

黎莘默默吐槽道。

「想必還是對你上了心,」

燕瑾扔了布帕,轉而微俯下身,捏緊了黎莘的下頜。

「娘娘不會忘了與小臣的約定罷?」

他眼眸狹長,眉梢微凜。雖帶著笑意,卻讓人遍體生寒。

黎莘無懼的對上他雙眼:

「自然。」

這種互惠互利的合作,怎可能隨意違背。

燕瑾松開了她。

說話間,雙胞胎卻叩響了門:

「娘娘,皇上來了。」

她們壓低了嗓,有些難以抑制的興奮。黎莘卻懶懶散散的,頗有幾分不耐煩,其實於她來說,她還真不在意安宗帝。

燕瑾笑得嫵媚:

「比我預想的還要快。」

他對黎莘頜首,身影一閃,就躲在了珠簾後頭。那裡還隔著一扇屏風,能好好的將他遮擋起來。

黎莘放了雙胞胎進來,並讓歸岫拿了筆:

「一會兒皇上問起,你便說是你畫的。」

她微闔了雙目道。

安宗帝定是私下來的,一方面不願讓葉氏知道,一方面又對昨日那一眼耿耿於懷。

歸岫連忙應了聲是。

黎莘也沒有去迎接安宗帝的意思,方才燕瑾作畫時的動作太過舒適,現在她還有些昏昏欲睡。索性,就讓安宗帝盡情的誤會去。

安宗帝見無人迎駕,心裡自是憋了火。他幾乎是踢開了門,只那心頭火在一見到裡頭的場景時,就漸漸燃到了身下。

福德機靈的替他闔上門。

美人在榻,海棠春睡。這倒也不算甚,可若是那美人裸著玉白的頸背,上頭還有一朵怒放的魏紫,味道就全然不同了。

青絲三千,散落枕榻。

美人如斯,黛眉青螺,綠鬢醇濃比春嬌,朱唇似啓非啓,嬌艷欲滴。

似是聽到了響動,她微掀了眼瞼,桃花似的眸漾了波光,欲訴還休。

「原是皇上來了,臣妾不識聖駕,皇上恕罪。」

話雖如此,卻沒有半點起來的意思。

雙胞胎聞言,也嬌聲的笑了,嗓音似黃鶯鳴啼,清脆悅耳。

安宗帝這才發現她身邊竟還有兩個容貌一般模樣的小美人,俱是柳眉星目,玉嫩香嬌。

安宗帝抿了唇:

「黎氏,你這是作何?」

竟做這副淫穢姿態,莫非她以為,自己就是個色慾熏心的昏庸皇帝麼?到底是個蛇蠍心腸的。

安宗帝心裡也許罵了她千萬遍,都是為了說服自己,那蠢蠢欲動的心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