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20章
嬌媚繼母X邪魅繼子改造種馬文【二十四】我聽得見

她打開魏胥的房門,看著裡面那些屬於他的痕跡:

「……不走了。」

黎莘嘆了一聲。

算了,他也受到懲罰了,不是嗎?

不過讓黎莘沒想到的是,這時的魏胥已經讓秘書把自己接了出來,朝著她的居處駛去。

黎莘的屋子里自然是沒有人的,魏胥拖著疲憊的身子,坐回那個階梯。

已經走了嗎?

他默默的想道。

因為身子吃不消,他緩緩朝後,靠在了那層階梯上。

依舊和漫天的星辰,可是月亮卻被雲層遮擋住了。地面有股土腥味,他聞不習慣,可是實在是不想動。

太累了……

即便這樣,還是追不回黎莘,他果然太失敗了。高傲如他,拋棄了自己所有的尊嚴,她卻棄之如敝履。

可笑的是,他卻依舊覺得自己做的不夠。

魏胥忽然就笑了。

是很突兀的笑,從喉間洋溢出來,怎麼也止不住。他越笑越大聲,笑的腹部疼痛不已,絞在一起般的疼。

「對不起……」

他笑道。

眼眶不覺有些濕潤,溫熱的液體滑落下來,這感覺太過陌生。

「我TM說對不起你聽見了沒有!!」

他用盡力氣,對著空氣嘶吼道。

「別再折磨我了……」

他像只受傷的小獸,把自己蜷縮在一起。

有種感受,就像是慢性的毒藥,一開始你沒有任何感覺。到了後來,你漸漸的會難受,胸悶。然後你開始疼,開始思念,像個瘋狂的病人,無時無刻的想著往昔的一點一滴。

魏胥的過程無疑就是如此,因為起點不同。他對黎莘的愛來的太過突然,所以他認為,那不過就是好感罷了。

他本以為她不是必須的,卻發現錯的人是他。

「就算你不用吼的,我也聽得見。」

黎莘從遠處走過來,無奈的看著那個躺在地上的人。

魏胥的消息,是秘書通知她的。也許就連他的秘書也看不下去,才會出此下策。

她其實已經沒再生氣了,只是沒想到魏胥的執念竟然已經這樣深刻。她覺得,就是她再鐵石心腸,也再恨不起來了。

她走到魏胥面前時,他一直都怔怔的。

黎莘將他攙扶起來,替他擦去那些淚漬。

「你現在實在是太醜了,下次變帥的時候,再跟我告白吧。」

她試圖用輕鬆的語氣,緩和這緊張古怪的氛圍。卻不想還不等她放下手,魏胥就一把抱住了她。

就像是找到了失而復得的珍惜之物,緊箍的力道幾乎要鉗斷她的腰肢。她只得摟住他,輕輕拍撫著他的背。

黎莘不知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,魏胥的身子顫抖著,不發一言,只能聽見他粗重的喘息聲。

然後,他就整個人癱倒了下去。

「魏胥,魏胥?!」

————

陽光有些刺眼,落在他安詳的側臉上,將那細小的絨毛也映照的根根分明。

魏胥的呼吸綿長,顯然正在熟睡之中。

黎莘的目光落在他挺直的鼻梁,又滑過他的唇。

嘖,這可是她最喜歡的部位呢。

現在已經被魏胥自己給糟蹋的不成樣子,原本胭脂般的唇色這會兒變得泛了白,嘴唇乾裂,有些地方還滲出了鮮血。

算了,真是敗給他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