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23章
嬌媚繼母X邪魅繼子改造種馬文【二十七】不可自拔

竇允鶴吐出一口血沫,只覺得唇角火辣辣的灼痛起來。

他呼了一口氣,不可置信道:

「魏胥!」

他們身邊的鐘澄馨早就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拳給嚇呆了,這會兒只能愣愣的站著。

「我警告過你了。」

魏胥甩了甩手,嗤笑道。

說完,他就拿起黎莘和自己的外套,轉身而去。

臨走前,他不忘回頭道:

「這幾天你先在家裡休息吧,等你什麼時候能把公私分清了,再回來。」

從始至終,他都不願搭理鐘澄馨。

————

黎莘才出衛生間,就被魏胥一把拉了過來。

她小跑著跟上他的步伐,一直到了車里坐下,魏胥才放開她的手。

「怎麼了,這麼突然?」

黎莘揉了揉自己的手腕,疑惑的看向神色鐵青的他。

魏胥沒有說話,只是深深的凝著她。他的瞳仁黝黑而瑩潤,黎莘從中,竟是瞧到了一絲忐忑。

她想了想,還是湊到他身前,纖手輕撫上他的面頰。

「怎麼了?」

魏胥緩緩握上她的手,他的手掌乾燥而有力,骨節分明,和她契合的恰到好處。

他抵著她的額頭,在她唇上溫柔一吻。

「你還會走嗎?」

一直強勢的不容置喙的魏胥,此刻表現出幾分令人意外的脆弱。

他下意識的咬著唇,那玫瑰色的綺麗唇瓣,被他蹂躪的越發紅艷。黎莘看不下去,在他唇上安撫道:

「我說過不走的。」

語罷,她眉眼稍揚,淺笑著吻上他的唇。這回卻不像方才那樣淺嘗輒止,而深情的,纏綿悱惻的。

黎莘不知道魏胥經歷了什麼,不過她感覺的到他的脆弱之處,所以盡可能的安慰他。

說到底,是竇允鶴的話刺激到了魏胥。

也許他從不曾介意,可黎莘的身份,會成為兩人之間的阻礙。他就怕有人用這把柄,傷害她。

所以他害怕,她會再次選擇離開自己。

不過他現在已經沒有心思去想了,黎莘的吻讓他身體和心靈都炙燙了起來。

「回家,好不好?」

黎莘略略有些氣喘的退開了,她的嘴唇潤澤的晶亮,美眸若水,眷戀旖旎。

魏胥不捨的又在她唇上吻了吻:

「好。」

————

風馳電掣的趕回家裡,兩個人一本正經的上了樓。一離開旁人的視線,酒難捨難分的糾纏在一起。

黎莘的雙腿盤上他的腰肢,被他用力托舉了起來。

從門口到大床的路程,都顯得有些漫長。

魏胥將黎莘放在了床上,伸手解開自己的紐扣,裸露出精壯修長的身材。而黎莘也脫了衣物。黑色蕾絲包裹著呼之欲出的兩團乳兒,對比分明。

她雙腿交疊,挑逗般充他勾了勾食指。

海藻長髮落在她頰邊,那樣的風情與姿態,就像是海中迷惑人心的女妖,勾起人心底最為深藏的慾望。

魏胥握住她的腳踝,嘴角斜斜的掛著笑。

手掌從小腿一路往上,不客氣的按在了她飽滿如蜜桃的美臀,微一用力,就能陷入那柔軟之中。

黎莘的手指從他鎖骨往下滑,在腹部堅實的肌肉上打著轉。

所謂情慾,不過就是轉瞬之間的事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