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805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六十一】(微H)

黎莘覺著這姿勢怪曖昧的,雖說自己並不介意親密,按照原身來說,怎麼也得羞一羞的。

她剛想垂首做嬌羞狀,寧舒曜就抬了手,把她下頜托住了。

黎莘一愣,不解的望著他。

就見寧舒曜目光愈深,眼中黯黯沈沈,似籠了一層迷霧:

「我問你,你是當真要與我做夫妻嗎?」

他嗓音低下來,莫名就多了幾分鄭重,讓黎莘也不覺束手束腳,小心的瞥了他一眼:

「緣何突然說起這個?」

寧舒曜身子前傾,又向她逼近一些,放大的容顏近在眼前,黎莘呼吸微微一頓,下意識的往後仰。

「你是個小騙子,不同我保證,我不信你。」

他話里還多幾分嗔怒,黎莘聽的心虛,咳嗽一聲道:

「自然是真的了。」

起碼現在,她是很‘認真’的要和他走向生命的大和諧。

寧舒曜不許她躲避視線,就捏著她的臉直勾勾的盯著她看,把黎莘看的都緊張起來。

半晌,他方才松了手。

那逼仄的緊迫感散了,黎莘心中的蠢蠢欲動也去了十之八九,便推了推他的手臂,輕聲道:

「放我下去罷。」

本以為寧舒曜會應允,孰料他將話聽了,並不答應,而是挑了眉道:

「為何要放你?」

黎莘懵了:

「你不是——欸!」

話音未落,她身子就被他猛地一拉,倒仰在桌上,貼著冰涼涼的木桌,頸後起了一層疙瘩。

她咽了咽口水,按住他將將壓下的胸口:

「你方才……說了不許胡鬧的。」

弱弱的語調,在寧舒曜面前並不夠看。

他慢條斯理的解著她的腰帶,一本正經的模樣,壓根不像個在耍流氓的:

「你不許胡鬧,」

他褪下她的外衣,露出輕薄的中衣,勾唇笑道,

「但我可以。」

黎莘怒而抗議:

「為何?!」

寧舒曜一把攥住她作亂的手,俯身在她唇上輕輕吻了一記,溫柔的如同蜻蜓點水。

隨後他埋進她頸間,呼吸中攜著難言的灼熱:

「我是你夫君。」

黎莘身子一顫。

不僅僅是因為他咬在頸間的那一口,還有他話語中的情愫。

她身子軟綿綿的癱了下來,待寧舒曜放開她後,就勾上了他的脖頸,將兩人的距離再度拉近。

衣衫摩挲間,身上就涼了,然而很快的,就有更為灼熱的肌膚貼上來,一絲縫隙都不曾留。

寧舒曜的鼻尖蹭著她的鼻尖,薄唇輕啓:

「那晚你同我說,我不行,你要自己來。」

在赤裸相對的情況下,黎莘不由老臉一紅,囁嚅道:

「我,我那是瞎說的,做夢呢,算不得真。」

寧舒曜眯起眼:

「我記著了。」

說著就忽而起身,將她一把抱起來,嚇的黎莘忙拿腿勾住他的腰,驚呼道:

「你別惱我。」

寧舒曜不答話,將她往床榻上放了,拉了床幔,翻身覆上去。

朦朧床榻中隱約傳來叫人羞澀的聲響,原是他把玩著兩對白嫩嫩的椒乳,輟吸著乳尖的紅櫻,發出嘖嘖水聲。

黎莘身段曼妙,在她有意的放鬆下,兩對白兔也沒被束成乾癟癟的形狀,依舊嬌挺。

外頭的燈燭燃的正旺,他便將她身子一覽無余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