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24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六十六】

深淵梗了梗,話至嘴邊卻說不出口。

其實他只是想說,這些不過是劣等的花草,她……值得更好的。

這話他還是吞下去了,總覺著不該是他會說的。

黎莘被他影響了心情,又存了幾分和他較勁的心思,就自顧自的走進了花店裡,去挑選那些盛放的花朵。

深淵緊隨其後。

店內的品種比黎莘想象的還要多,她一眼就瞧中了一束潔白的玫瑰,薄嫩的花瓣重重疊疊的堆在一起,沁著幾滴細碎的珠露。

美極了。

她正想將那捧花抱起來,一道聲音卻從身後傳來:

「這個不適合你哦。」

溫柔的男中音,透著輕輕的笑意,彷彿拂過耳膜的絨羽。

黎莘回過頭,瞧見了一個身材修長的男人。

他有著淺棕色的鬈發,柔和的棕色眼眸以及濕潤漂亮的嘴唇,雖然不足以讓人一眼驚艷,卻像是溫和的白水,浸潤人心。

黎莘愣了愣,下意識問道:

「為什麼?」

男人從她手裡接過了花,他有些瘦,手掌的骨節根根分明,皮膚也十分白皙:

「這是洛麗瑪絲玫瑰,用來祭奠離去的亡者。」

黎莘沒想到還有這些說法,不由吐了吐舌:

「我不知道這個。」

男人笑了笑,眉眼舒朗,和現下陰著臉的深淵幾乎是兩個極端。

如果說深淵是神秘的,象徵著深邃未知的夜,強勢霸道且英俊迷人,走到哪裡都能搶奪視線。

那麼他就像是最溫柔的晨曦暖陽,給人以生機的希望,潤物細無聲,即便在人群中,他也是最獨特,卻能被所有人都接受的那一個。

黎莘看著他,總有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。

……是,她的錯覺嗎?

「如果你喜歡這個顏色的話,」

男人轉過身,從角落里抱起了一束白色的桔梗,

「這個更適合你。」

他的眸漾著暖色的漣漪,令人沈醉,

「一生所愛。」

黎莘怔然。

這邊兩個人說著話,那頭的深淵卻再也壓抑不住騰騰燃燒的怒火了,一把抓住了黎莘的胳膊,將她扯到了自己身後。

那白色的桔梗也掉落在地上。

「你瘋了?」

黎莘被強行從那種玄妙的感覺中剝離出來,忍不住抬眸質問深淵。

他又發的哪門子的火?

深淵捏緊了她的手腕,嗓音沈沈:

「閉嘴。」

目光正對的卻是面前的男人。

他們兩人詭異的有著同樣的高度,對視之時,差異就顯得愈發清晰,彷彿是白晝與黑夜。

男人不惱不怒的從地上撿起了那一束桔梗,拭去花瓣上沾染的灰塵,嗓音一如既往的柔潤:

「何必這麼生氣呢,她只是想要一束花而已。」

他俯下身子,將花遞給黎莘,

「就當是我送你的吧。」

黎莘想要伸手結果,半途中卻被深淵截了胡,他冷笑著丟下元素石結賬,攥住那束花。

幾乎是瞬間,肉眼可見的黑色業火蒸騰而上,火舌吞沒了花束,將之焚燒成隨風飛揚的灰燼。

男人平靜的望著他,語氣毫無波動:

「你該珍惜的,它本就沒有幾天的花期了。」

深淵眯起眼,金色的獸瞳略略緊縮:

「她不需要這種劣等品。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