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25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六十七】

從花店出來,黎莘就狠狠甩開了深淵的手。

她這次是真的,真的生氣了。

至於為什麼生氣,她也不清楚,只是在看到那個男人,還有那束花的時候,心中忽然瀰漫開無法言說的悲傷。

這感覺來的太過詭異,她還沒來得及細細品味,就被深淵粗暴的打斷了。

其實黎莘也清楚,這樣的自己有些奇怪,可她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。

深淵追上來時,就看見她面上滾落了大顆大顆的淚珠,她像個委屈又無助的孩子,蹲在地上細細的啜泣。

他要去拉她,又被她拍開手。

「跳……人類!」

他強忍著怒火,

「你別得寸進尺!」

黎莘抹著眼淚,哭的眼眶都泛了紅,即便聽見了深淵的話,也沒有心情去理會他。

深淵深吸了一口氣:

「起來。」

他沈聲道。

回應他的卻是黎莘更為強烈的哭泣聲。

————

最終黎莘被深淵強行帶進了旅店。

不管他說什麼,威脅也好,安慰也罷,她就是一言不發,從小聲的哽咽又哭到撕心裂肺,最後哭的累了,整個人縮成一團,躺在床上。

由於哭的時間太久,她的身體還會時不時的抽動一下,鴉青的長睫上掛滿了淚珠,臉頰泛紅,摸著還有些燙。

深淵實在不明白,不過是一束花罷了,就能讓她哭成這樣?

人類的心思,實在是太過奇怪了。

他複雜的望了黎莘一眼,在夜色中起身,打開門出去了。

不過是一束花罷了,他就不信,還會輸給那個裝腔作勢的虛偽男人。

呵。

深淵走後,黎莘還沈浸在睡夢中。

她恍惚的夢到了一些模糊的場景,混沌的天地,不曾開闢的大陸,「他」彷彿是高高在上的神明,俯視著這一切。

鬥轉星移,日夜輪回。

「他」終究還是留了下來,成為了這裡的守護者,承接了人們的信仰之力,最終和大陸融為一體。

大陸起始於深淵,終將覆滅於深淵。

格比思的預言。

黎莘猛地睜開眼睛,淚痕未乾,臉上還是一片濕濘。

她伸手擦了擦眼淚,心口怦怦的跳著,在這寂靜的夜幕中,每一次都清晰可聞。

「喀噠。」

門扉輕啓,走入一道黑色的陰影。

黎莘徇聲望去,正好對上深淵啓動法陣,偌大的房間里瞬間燈火通明。

他就站在這片暖黃的光線之中,黑色的軟甲覆蓋了身體,藍黑的發絲宛若星河,一雙金色的眼眸,就像天際的烈陽:

「不過是一束醜陋的捧花,也能讓你變成這樣?」

他的語氣一如既往的譏嘲。

黎莘這時已經從那股莫名的情緒中抽離了出來,見到他時,喉間癢癢的,遲疑道:

「不是,我……」

她該怎麼說,總不能說自己莫名其妙的抽風了吧?

「算了,我懶得和愚蠢的人類計較。」

深淵一擺手,止住她的話茬。

黎莘咬著唇看他。

他走到她身前,背在身後的右手緩緩探出,在她面前舒展了五指。

隨著他的動作,原先乖巧待在他掌心的東西就逐漸顯出真容。

剎那間,流光溢彩。

絢麗的光線攫取了她的視線,也幾乎奪走了她的呼吸。

某亙:

蛇蛇:我有更好的,哼!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