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20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六十二】

這裡不知是什麼地方,但並非一直是白晝的狀態,黎莘靠著樹幹歇了一會兒,天邊的日頭就漸漸落下了。

她縮了縮身子,四處張望,並沒有發現深淵的身影。

當下心中不由泛起了濃濃的委屈,嘴裡不肯服輸的小聲道:

「混蛋蛇,流氓蛇,吃乾抹淨不認帳,渣男!」

邊說,邊揪了樹邊的小嫩草揉搓,待捏出草汁之後,就把可憐兮兮的殘渣丟在地上。

夜間的涼風自身後襲來,黎莘打了個哆嗦,恍惚間有種回到了石穴里的錯覺。

陰風刺骨,潭水深幽,那種感覺,她著實不想再體會第二次了。

越到夜深,風就越大,黎莘用薄薄綢衣裹住身體,雖是鬥篷的樣式,卻真的不如她的鬥篷來的保暖。

那風彷彿破開了衣裳,一刀刀的往身上割,手腳都凍住了,血液也僵在脈絡里,凝固似的。

黎莘眯著眼,意識逐漸微弱。

好冷……好冷……

半夢半醒間,忽然有人從身後走了過來,高大的身影籠罩了她,同時也抵御住了無孔不入的寒風。

黎莘偏了偏頭,朦朧中瞧見了一雙赤金色的眸。

深淵定定望了她半晌,終究還是俯下身子,將她連同鬥篷一並裹起來,抱在懷中。

他身上的體溫隨外頭的溫度而變,此時並不比寒風溫暖多少,只是黎莘縮著沒一會兒,就覺得身上傳來陣陣暖意。

深淵把手貼在她背心,替她驅散了那些冷氣。

他抱著她走在夜色中,半邊輪廓幾乎被吞沒了,只能隱約見到銳利的頜角線。

「臭,臭蛇……」

黎莘嘟囔了一句,極小聲,軟而嫩。

深淵腳步微頓,側目瞥了她一眼,就見到她緊閉著眸,睫上沾了濕潤的水汽,兩頰也泛了病態的白。

比起之前的模樣,可憐了不止一點點。

他心裡有什麼滋味瀰漫開,如同無形的毒,一寸寸一縷縷的侵蝕著身體,心臟,乃至大腦。

「你想要什麼?」

他問她,嗓音難得的溫柔了,只透著稍稍的不自在。

黎莘沒有回答,她徹底睡過去了。

深淵便駐足,抬眸對上天際的一輪血月。

他越來越容易心軟了。

他的面前已經有了分岔的路口,究竟該如何選擇,本該是他清楚明白的,他一直都在等待這個機會。

解除封印,恢復神格,離開這片禁錮自己的土地。

他想著,低頭又望向黎莘。

「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……」

————

黎莘猛的從夢中驚醒。

身上覆蓋著柔軟的被褥,周圍是溫暖昏黃的燈光,她穿著純白的睡衣,整個人都暖洋洋,香噴噴的。

簡直比她做的夢還像夢。

黎莘摸了摸臉,沒敢下手掐,左顧右盼的尋找起深淵的身影。

他背著身子,立在窗前,藍黑色的發絲失去了束縛,一直垂落至腰際。

她掀開被子,赤足踩在地毯上,不解道:

「你在做什麼呢?」

深淵的眼睫顫了顫,緩緩回過頭,眸中划過淡淡的黑霧。

被星月柔和了面龐的他,神秘而英俊,彷彿是從雲霄歸來的神袛。

神袛開口道:

「睡的像豬玀一樣。」

黎莘:「……」

狗屁的神袛!還是條毒嘴蛇!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