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19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六十一】

黎莘只是甩開他的手往前走。

深淵見她如此,心中怒火高熾,又想故技重施堵住她的去路。

經歷了一次的黎莘卻一眼看透了他的打算,在他還未來得及行動時就轉了頭,雙手叉腰惡狠狠的瞪他:

「你再想把我扛起來我就抹脖子,一屍兩命死了算了。」

當然,這個一屍兩命指的是深淵和她。

深淵果然僵住了。

黎莘仰起頭重重的哼一聲,自覺是勝利者,便大步流星的邁出了驕傲的步伐。

深淵則是遠遠落在她身後,面上神色晦暗不明。

黎莘初時還頗有氣勢,等繞著這裡走了一大圈又繞回原地時,她才發覺自己想錯了。

這裡,根本,不是她一個人能走出去的。

深淵正是知道這點,所以放任她自己來回,畢竟她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
簡直是……太賤了!

黎莘氣鼓鼓的衝到他面前,伸腿狠狠踹了他一腳:

「心機婊!」

深淵:「???」

他沒有躲避黎莘,這一腳於他來說也不痛不癢,只是對黎莘口中蹦出的三個字,他不是很明白。

「你在罵我?」

他眯著眼,一把攥住小姑娘的手腕。

黎莘啐他一口:

「我不能罵你嗎?你生氣了是不是,那你殺了我好了。」

她說著把纖細的脖子湊上去,湊到深淵手中。

深淵的牙關緊合,抿唇片刻,還是強忍著怒意把手放下來:

「你究竟想怎麼樣?」

的確是他一時迷了心,但這種事,對她來說不該是莫大的榮幸才對嗎?能得到他的垂青,可不是一般的幸運。

如果黎莘此時能聽到他內心的想法,一定會狠狠啐他一口。

自戀狂,誰稀罕呢!

不過她不知道,因此只是冷笑了一聲:

「我要的很簡單,離開這裡。」

深淵挑了挑眉:

「僅此而已?」

他可不相信這只小跳蚤會這麼容易善罷甘休。

黎莘努力踮起腳尖,試圖和他有一個公平公正的談話,然而身體著實太不給力,不管多努力,深淵還是能高高在上的俯視她。

她掙扎了一會兒只好放棄。

「我要公平!」

黎莘抬著小臉道,

「你不能每次都把我當做玩具一樣隨意對待,我也有自己的想法,也希望得到尊重。」

主要還是這次錯過了太多,她心裡太不平衡了。

深淵嗤笑一聲:

「公平?尊重?」

可從來沒有人類敢和他談這些。

黎莘一見他囂張的表情就來氣:

「你是不是覺得我不配跟你談這些?那行啊,」

她故作無謂道,

「反正我是個可有可無的渺小人類,你把我丟了吧,我自己一個人能生活的很好。」

她說著就盤腿坐在草坪上,帽檐一拉,遮住自己的臉,表明瞭自己誰也不想搭理的決心。

深淵不願一而再,再而三的妥協,將手一甩,撂下狠話:

「你可別後悔。」

即便不找到封印,他也有著不短的壽命,足夠和她耗下去。

黎莘不答話,將沈默進行到底。

深淵攥緊了拳頭,繃著臉徑直從她身邊走過,大步往深處去了,只留下黎莘一人縮在原地。

兩個人就此分隔開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