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800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五十七】

黎莘與寧舒曜進了宮,越過重重宮闈,方見到了皇帝。

黎莘對他並不陌生,每日早朝都要見面,早就沒了初次的畏懼之心,然而在他身上,她也感受不到所謂的父子之情。

想來這便是帝王家的規矩。

皇帝並不是獨自一人,他身側還依偎著盈妃,全了她寵冠後宮的名聲。

黎莘瞥了她一眼,垂眸,諷刺盡收眼底,不露分毫。

二人行過禮,便被皇帝賜了座,他稟退了宮人,只留兩個,偌大的殿宇中立時安靜下來。

寧舒曜側頭望瞭望黎莘,抿緊唇。

「今日不必如此拘束,朕召你們來,不過是閒話家常罷了。」

皇帝朗聲而笑,他生的威嚴,發黑眉濃,平素繃著臉時還有幾分唬人,笑起來也好不到哪兒去。

寧舒曜在外頭做女子模樣,素來是惟妙惟肖的,聞言微微低下頭,赧然雙頰,儼然一副新婚燕爾的小女人形態。

黎莘笑了笑:

「讓父皇掛心了。」

卻不說多的了。

往日里能言會道,討人喜歡的三皇子,忽而變得惜字如金起來,這讓座上的盈妃有些許不自在。

她掩唇,笑聲如悅耳銀鈴:

「皇上,瞧瞧這孩子,怕是在您面前怕羞呢。」

黎莘:……怕你個鳥毛。

她默默在心中罵她一句,面上半分不變,不接話也不搭茬,讓盈妃很有些尷尬。

寧舒曜沒忍住,低下頭輕笑。

黎莘想的很開,她摸不清,盈妃也別想討好,大不了魚死網破,閉了眼睛她還是一條好漢。

想利用完她再殺人滅口?可把她美死了。

做,夢!

那皇帝不知是真心大還是故作不聞,對黎莘的表現渾然不覺,反而還誇她穩重許多。

總結下來一句話:

這媳婦兒,娶的值!

黎莘:呵呵。

大抵是皇帝閒的慌了,沒事讓他們進宮只為了說兩句話,滿意之後也不再留他們,揮揮手讓他們去了。

盈妃倒想讓黎莘夫婦住下來,想必要好好「教訓」她一番。

可當著皇帝的面,黎莘客氣的推拒了,只說府中還有事務,不便打擾母妃清淨,讓人摘不出錯處來。

離開之時,盈妃頭一次破了功,面色難看的如能滴墨。

一直到上了馬車,寧舒曜才敢放肆笑出聲來:

「你這人,好不識趣,將那毒……咳,盈妃娘娘氣的好歹。」

黎莘將身子往後一仰,渾不在意:

「不過是裝腔作勢罷了。」

她不是沒想過與盈妃搞好關係,多少能打聽出什麼來,可這般久的時日下來,她算是明白了,盈妃與何姑姑不同,心裡壓根沒有甚母女之情,不過是頤氣指使,藉此讓她豁出命去罷了。

既如此,還能指望她嘴裡有真話麼?

她不如省點工夫,冷眼看著這女子要如何作妖。

寧舒曜笑夠了,學她樣子仰在軟墊下,側過頭凝著她:

「你不怕她害你麼?」

以赫連毒婦的手段,不是不能的。

黎莘聞聽此言,沈默半晌,挑眉回望他:

「你不護著我嗎?」

寧舒曜一怔。

黎莘便勾起唇角,對他眨了眨眼:

「你們同她不對盤,若是拉攏了我,豈不美哉?」

某亙:

阿莘(深沈臉):其實,我對一切瞭然於心。

大佬:……

不要以為阿莘這樣的人精會真傻,哈哈哈哈,憋著壞呢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