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90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四十七】

他探出手,在她頰上貼了貼。

滾燙。

許是被那兩杯酒燒壞了腦子,一時胡言亂語,倒也情有可原。

寧舒曜這般想著,就沒有使大力掙脫她,而是捏住了她的手腕,一點點的將她扯下來。

黎莘半夢半醒中,還當自己花錢買來的人試圖逃離,心下一怒,用力將他一拽,翻個身子就壓上去。

也不知她這時哪來的力道,竟把寧舒曜給拉動了,慌亂之間,兩人的姿勢就掉了個個,寧舒曜仰倒床榻上,還有些反應不及。

黎莘一雙眼還泛著水色,擰著秀眉,似是在努力辨認著床上之人的身份。

寧舒曜摸不透她是真醉還是假醉,因此不敢冒險,始終沒有開口說話。

黎莘見他不言不語的,嘴裡嘟囔一句模糊的話語,在他還沒推測出她的打算時,便下了手,胡亂去解他的腰帶。

寧舒曜一驚,下意識制住了她的手。

黎莘行動被阻,不由忿忿:

「我,我花了錢的!」

聽著一個醉醺醺的小丫頭大著舌頭說這話,若不是此情此景,還真有幾分滑稽。

寧舒曜眉心一跳,壓著嗓音,試探的開口問道:

「你是何意?」

黎莘渾然不覺不對勁,只順著自己夢境說話:

「當然是嫖你了!」

格外的理直氣壯。

寧舒曜無論如何也不曾想到,能從她一個小姑娘口中聽出這等……這等……狂浪之語。

偏偏他心裡,竟沒有一絲一毫惱怒的意思。

他抓住黎莘扒拉他腰帶的手,微抬起頭:

「你可知我是誰?」

寧舒曜一邊說著,一邊望進她眼中,試圖從那片混沌里探尋出她的破綻,抑或是些許的清明。

當然,並沒有。

黎莘迷迷瞪瞪的盯了他半晌,忽而一拍腦袋,豁然開朗道:

「十八號?!」

寧舒曜:???

「二十七號?」

寧舒曜:……

黎莘撓了撓腦袋,捧住臉,挫敗的嘆了口氣:

「不成,我想不起來了。」

寧舒曜聞言,冷哼道:

「竟不知你如此作態,怎的,還給幾家郎君排上號了?」

若是黎莘清醒著,她一定能嗅到空氣中濃濃的酸醋味兒,既而小心謹慎,仔細說話。

可惜被酒精支配了大腦的她,彎彎繞繞的腸子直接一通到底,聞言就傻呵呵的樂起來,拍著手道:

「你吃醋啦?」

寧舒曜一噎,怒道:

「我何時……!」

話未說完,就被黎莘一巴掌打斷了。

她重重拍在他胸膛上,恰好就打在了那對「豐盈」的位置,一個不防,就歪了半邊。

「咦,你怎麼還藏了東西?是饅頭嗎?夜宵?」

剛打算說話的黎莘察覺不對,揉了揉眼睛,低下頭湊去他胸前看。

寧舒曜又氣又惱,索性將胸口的物什一抓,抖落出來,甩到地上。

黎莘的目光也不自覺的被吸引過去,真當她要去瞅瞅究竟是何物件時,後頸一緊,衣領子就被人扯住了。

她轉過頭,對上寧舒曜冒著火的美目:

「丫頭,不是花了銀子買我麼?」

黎莘傻呆呆的點了點頭。

寧舒曜吸了口氣,舒緩了面容,將唇一揚,露出個勾人心魄的笑容:

「那今晚,我得好生伺候你了。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