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97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五十四】

黎莘笑的彎下腰來,只戲謔他道:

「你戴著遮面的玩意兒,還怕羞不成?」

寧舒曜憋了氣,作勢將手按上面具,惱怒道:

「既如此,我摘了面具,讓你取笑個夠可好?」

說著便要伸手拿下來。

黎莘聞言,顧不上笑了,忙一把按住他的手:

「罷了罷了,我不笑你了。」

她掌心軟嫩溫涼,多少解了他心中的火,平靜下來。

黎莘看著是笑的,眸中笑意卻不達眼底,反深沈許多:

「你戴著,我才好同你說真話。」

寧舒曜聽出她話中含義,不覺怔怔,稍松了手,沿著面具漸漸的放下了。

黎莘便道:

「你緣何又來尋我了?」

寧舒曜沈默片刻,半邊臉上,嘴角抿的緊緊的:

「我遇著一個慣會裝相的丫頭,分明是她胡作非為,將人心攪亂了,二話不說便跑了,你說,我當如何待她?」

他說著,將抬了眸對上黎莘視線。

黎莘哪能不知他指桑罵槐,心虛的握拳咳一聲,不大敢瞧他:

「你是男子,當心胸寬容些,總和個小丫頭較真做甚?」

只是這話說的她自己也沒底氣,越到後頭,頭低的便越低,及至最後,下巴頦都要撞上胸口了。

寧舒曜捏住她下頜,把她臉又抬起來:

「我自然能饒她一回,可她裝聾作啞,可是她的不對?」

他問的句句有理,黎莘無從反駁。

二人姿態曖昧,她不覺想起一月前那旖旎一夜,心口一跳,就趕緊從他掌中逃出來,縮在角落里:

「你總耷拉著臉,冷面冷語的,又怪她不同你說話了?」

寧舒曜一噎,沒成想自己還有被她惡人先告狀的一日,忿忿道:

「我那是——」

說至一半,見她無辜可憐神情,不覺又心軟了。

他當真恨自己這副軟心腸,總為她再三後退。

當下一甩袖,不知氣自己還是氣她,低道:

「罷了,不同你計較,就不同你計較。」

這話更似喃喃低語,黎莘聽的也不明晰,卻能感受出來,他話語溫柔了些,不似方才咄咄逼人了。

故而她略略膽子壯了,湊過去戳了戳他:

「你若不氣了,吹首曲子給我聽罷?」

她變臉的速度也極快,方才還做的柔弱姿態,現下又沒皮沒臉了,彷彿什麼都不曾發生過。

寧舒曜瞪著她瞧了一會兒,沒把她瞧退縮,便挫敗嘆一口氣。

他抽出玉笛,恨恨咬牙:

「今日你讓我為你吹一曲,我便當你是應下了,往後再扯出張三李四的,我定要讓你這小丫頭好看。」

黎莘一瑟縮:

「你還威嚇我,當真不是君子所為。」

寧舒曜冷哼一聲,再不理會她的擠眉弄眼,將玉笛輕置於唇邊。

樂聲悠揚,美人悅目,他做甚都是一副瑰麗畫卷,即便他還遮著面,只憑清矍身姿,骨玉十指,便讓黎莘瞧的暈乎了。

她當真睡了個了不得的人物。

笛聲漸漸平息下來,寧舒曜收了玉笛,側頭預備去看她。

甫一轉頭,呼吸一滯,唇上微暖。

他怔忪立著,雙眸微微瞠大,面前是她輕顫的眼睫。

某亙:

阿莘:我總是控幾不住我幾幾。

大佬:……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