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99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五十六】

黎莘被扯的不好說話,便含混道:

「尼撒庫烏!」

惹了寧舒曜一聲嗤笑,雖不情願,到底是把她放開了。

黎莘揉了揉臉。

她還畫著男妝,被寧舒曜赤裸裸的嫌棄了,丟給她一塊帕子:

「將臉上的東西洗了去。」

黎莘卻不肯:

「晚間還要入宮,我現在洗了,一會兒再上妝,不嫌麻煩?」

她上下打量寧舒曜一眼,有心挑刺,偏偏左右尋不出錯處來,氣鼓鼓道:

「你單說我,你不還做女子打扮呢。」

他盤了發髻,釵環搖曳的,若不是面上神色變化,還真是個姝色的美人兒。

寧舒曜聞言,作勢要把發髻拆下來,被眼尖的黎莘一把拉住:

「誒誒誒,我同你說笑,莫拆了,你要同我一併入宮去。」

他這才把手放下來,問她:

「緣何入宮?」

黎莘搖了搖頭:

「只是父皇所言,不好違背,你收拾一番,切莫漏了馬腳。」

這話說了,久久等不到寧舒曜回復,黎莘疑惑瞧他,才發覺他撇著嘴,一副輕視模樣。

她瞪圓眼珠:

「你做甚這般盯著我?」

寧舒曜挑起眉,雲淡風輕道:

「與其擔憂我,不如想想你自個兒,破綻百出的。」

氣噎了黎莘,伸手握拳要去打他:

「我何時破綻百出了,就你嘴上不饒人,單單說我,叫你嘴碎!」

她打人就罷了,卻忘記男女有別,寧舒曜想制住她還不是輕輕鬆松的,隨手一拉,就將她手腕攥了。

他勾住她的腰,扯進懷裡,衣袂翻飛間,那容顏就湊近前來,只咫尺距離。

黎莘不覺屏住呼吸。

寧舒曜托了她的下頜,略側了側頭,轉動一雙美目,在她面上細細打量一番,俯下頭去。

黎莘以為他要親她,下意識閉上眼。

然而他卻停在半空。

她久等不來那溫潤,便試探著撐開了一隻眼,模糊望過去。

就見寧舒曜已拉遠了兩人距離,輕嘆一聲,面上似有憾色:

「我屬實不好這龍陽之風。」

黎莘:「……」

黎莘:「互砍吧。」

————

嬉鬧過後,黎莘與寧舒曜還是乖覺的坐上馬車。

雖不知皇帝喚他們是何事,然帝命不可違,就是心中惶恐,也不得不入這深宮之中。

相比黎莘,寧舒曜瞧著淡定許多,還頗有閒情逸致的賞一回街景。

二人自那日過後,頗有默契,絕口不提身份之事,單這般相處著,關係就不會變質。

寧舒曜知她躲閃,並不強迫她。

從他知曉的消息來看,她還罪不至死,不過是盈妃手中一枚棋子,他使點法子,自然能將她保下來。

況且,她似乎對那位冠絕後宮的「生母」,毫無母女之情。

這是再好不過的。

「今晚是甚日子,街上這般熱鬧?」

黎莘好奇的望著窗外。

寧舒曜聞言,遲疑片刻,反問她:

「你不知麼?」

黎莘吐了吐舌,笑道:

「是我孤陋寡聞了,只是極少出門,身旁也無人提起過。」

她說的輕巧,聽在寧舒曜耳中,心尖尖就像被人不輕不重的揪了一把。

她自小被人拘在方寸天地之內,想當然的,是不能見得天日的。

「往後我帶你來。」

他垂下眸,承諾道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