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96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五十三】

寧舒曜好幾日沒有理會黎莘。

不管她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也好,將所有發生的事都忘的一乾二淨也好,莫名的,他都有種被人狠狠拋棄的挫敗感。

尤其她見他時,還是那副笑嘻嘻的,沒心沒肺的模樣,對比他日夜難安,茶飯不思,就愈加惹人惱火了。

旁人只當王爺王妃鬧了彆扭,何姑姑也旁敲側擊的問過黎莘,那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何事。

黎莘俱是敷衍過去了。

總歸「罪證」已經被她秘密處理了,任誰都尋不出錯來。

就是大美人生了氣,不好哄。

黎莘有心想緩解兩人的關係,偶爾去尋他說話,他卻是不冷不熱的一副神態,日子久了,她自然也不想再熱臉貼過去。

分明是他隱瞞身份在先,雖說兩人都是虛凰假鳳的,也不該都是她一人的過錯。

一來二去的,冷戰就持續了一月。

兩個頂頭的主子鬧了彆扭,下頭的人自然過的戰戰兢兢,王府里是一池渾水,誰都插了幾個釘子在裡頭,這便將情報一收,報給各自的主子去了。

對外的聲明,是黎莘那日喝醉了酒說錯了話,惹了寧舒曜不快。

對內嘛,天知地知,黎莘知寧舒曜知,何姑姑和翠映都一無所覺。

寧舒曜惱的是黎莘裝聾作啞,她分明已經猜到了,可她偏偏甚都不說,甚都不做,反而讓一旁焦灼的他像個笑話。

他一時氣不過,在一月後的一日,掐准了時間,換了男裝與面具,又尋她去了。

她在宮中便愛躲在偏殿里清淨,到了王府也不例外,今日休沐,她早早的去廂房了。

寧舒曜腳步輕盈的落在後院,那廂房的窗子果然支起來,隱約間窺見她的身影。

他方從樹間躍下,黎莘就探出了頭。

「許久不見,你仍是不走常人的路子。」

她也不避諱他了,面紗取了,做女子裝扮,一頭長髮散下來,襯的面容嬌美清麗。

寧舒曜冷哼一聲:

「若我走常人路子,許是見不著你。」

這話就怨氣重了些,黎莘也知其中緣由。

她和他之間,正如同他面上的面具,她知曉他面具下的身份,卻不敢揭穿,他知她心裡清楚明白,卻不敢摘。

黎莘笑彎了眼,爬上窗台和他說話:

「我是那九重雲霄外的仙子,常人見不著的。」

她說著,目光落在他腰間的玉笛上:

「你還戴著它,為何不吹一曲聽聽,我若沒記錯,你可是宮中的‘樂師’。」

她刻意咬重樂師二字。

寧舒曜偏過頭望她,即便隔著面具,黎莘也能想起那雙眼眸,璨如明星,似含碧漪,讓人一眼就失了心魂。

「你既是小宮女,緣何能住上主子的屋子?」

她不說實話,他也不怵。

黎莘眨了眨眼:

「主子憐惜我,自然要讓我住的清淨些,才能好生‘伺候’他。」

滿嘴胡話。

寧舒曜抿緊了唇,即便知曉她是故意的,這曖昧的一句,還是讓他禁不住吃酸:

「我可未見你做過苦累的活計。」

黎莘嘻嘻一笑,意味深長道:

「我這活最是苦累不過了,伺候一回,渾身要痛上好幾日呢。」

寧舒曜起先怔怔的,後來見她笑的不懷好意,忽而頓悟,面上一紅:

「住口!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