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94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五十一】(H)

迷醉中的黎莘尚不知自己捅了多大的簍子,猶自哼哼唧唧的在他身上扭動著。

寧舒曜卻已是被她激起了火,按著她柔嫩的腰肢一個轉身,將她抵在床榻上,翻身覆壓上去。

黎莘揪著被褥,發絲濕淋淋的貼在頰上。

寧舒曜在她耳垂上重重咬了一口,疼的她痛呼一聲,試圖翻身過來拍打他。

想當然的,自然是不成的。

寧舒曜輕鬆扼住了她的手腕,在她指尖又咬了咬。

緊接著,不待黎莘掙扎,身下微一用力,碩物邊藉著方才的滑膩,推擠入花徑之中,將她身子填的滿脹。

她短促的喚了一聲,隨即便安靜下來,小口小口的喘著氣。

床幔朦朧了兩人交疊的身體,寧舒曜細細的吻著她的後背,嘗到了汗珠的淡淡咸味,只是不敵她身上沁人的香,浸潤進人的骨子裡。

他緊實的窄胯拍打著她的臀,臀肉顫巍巍的搖晃著,肉體的碰撞聲不絕於耳,粘膩出曖昧淫靡的水漬。

碩物撐的花蕊難以合攏,撞擊在花心上,便激起兩人的戰慄,那圓頭研磨著她極敏感之處,攪的她喉中含糊的逸出泣音,彷彿在祈求他的憐惜。

只這會兒,寧舒曜還記恨著她那句你不行呢。

黎莘覺著自己被人翻來覆去的,像個任由擺弄的娃娃,一時攀著他肩膀,喊的支離破碎,一時又被抓著跪坐在床榻上,聽床板吱呀搖晃。

他倒不見累,擺弄一回很快洩了身子,第二次就持久了許多。

黎莘不覺,只當自己做了一場香艷至極的春夢,點的男人雖初始時笨拙了些,後頭卻漸入佳境。

且他容貌極好,身段也無可挑剔,就是那皮膚,也比許多女人都來的細膩,仔細想想,錢可沒白花。

情事淋灕,將將就入了深夜。

黎莘到了一次,趴在床上,身心俱是沈浸在余韻之中,回味良久。

寧舒曜已清洗完身子回來,掀開帳幔,便見她玉體橫陳的躺著,一條腿跨在錦被之外,發絲堆雲,鋪散在軟枕上,一張小臉粉面含春。

他頓了頓,俯下身,捏住她小巧的下頜晃了晃,低聲問她:

「你可知我是誰?」

黎莘不滿睡意被人攪擾,聞言就蹙了蹙秀眉,揮手拍開他:

「別……別吵我……睡覺。」

寧舒曜抿了抿唇:

「明日起來,若你認出我——」

黎莘捂住耳朵,翻了個身,一副拒不聽從的模樣。

氣的寧舒曜直咬牙。

這丫頭,恁的不知好歹!

他掰過來她的身子,洩憤似的,在她唇上重重的咬了一口。

黎莘痛的清醒了片刻,模模糊糊的睜開眼,以為是他又想要了,就使力推了他一把:

「累了,我不要動了,你自己來。」

說著,就把腦袋埋進枕頭裡,沈沈睡了。

寧舒曜一口氣噎在胸口。

大抵是被黎莘這話給刺激了,他惱的褪下身上方披蓋的中衣,上榻壓住她,惡狠狠的在她耳邊道:

「你且看一會兒,你求饒了我放不放你!」

說罷,便收攏了床幔。

春色撩人,被翻紅浪,羞合了窗外皎月,躲進雲層中去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