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93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五十】(H)

入口的阻力不可謂不強勁,生生制住了他前進的步伐。

寧舒曜有心溫柔妥帖,只是事到臨頭,方覺身子已經脹疼的快崩裂了,他難以忍受。

加之,他動作的慢,黎莘也直嚷嚷著疼,待他要抽出來,她反應的更為劇烈。

這般不上不下的,對兩人都是折磨。

他索性狠狠心,箍著她柔軟的腰,用力了一次。

黎莘的手攀在他背上,因疼痛所致,不自覺的扯下他一縷頭髮,緊緊的攥在手心裡。

兩人都大汗淋灕。

黎莘暈乎的更厲害了,眼前只有一道朦朧模糊的人影,連他的面龐也分辨不清。

腿間花蕊淌出一縷帶著血絲的清露,染在雪白的被褥上,落紅點點,刺目張揚。

從某種意義上,「王爺」與「王妃」,的確是圓房了。

「你醉了……我卻是瘋了……」

寧舒曜咬著她白皙的頸,唇間呢喃出一聲低低的喟嘆。

不適的感覺漸漸舒緩,黎莘的面容也恢復了些許,她身子的放鬆,最直觀感受到的就是他。

咬的緊緊的媚肉鬆了口,為他留出一條「通道」,讓他能繼續開闢領土。

床幔外的燭火又跳了一跳,寧舒曜嵌入了她身子,胯部抵著她的腿側,賁張粗碩的陽物小心翼翼的廝磨起來。

每一回的摩擦,都能給人以強烈的快感。

他恍惚置身於仙境,身下黎莘婉轉嬌吟,容顏綺麗,白瓷似的雪膚附著了淡淡的嫩粉。

她身體極曼妙,綿的像絮,柔的似水,水波緲緲,包裹著他的灼熱昂揚,每一次的抽動,都痛快的讓人脊背酥麻。

動作的厲害了,她身下水潤濕濘,他一時不察,將那物滑出來,蹭在她腿間,留下晶瑩的一條水痕。

黎莘好不容易才享受上,卻只得這片刻歡樂,身體里的主導意識佔了上風,竟壓著他翻了個身。

如今女上男下,她眸中霧蒙蒙的,雙頰卷了紅霞,呵氣如蘭:

「不行,還,還沒出來,還要繼續。」

她嘟囔道。

沒等寧舒曜理解她的意思,身下就是一緊一暖,驚的他倒抽一口氣,不僅僅是身子,頭皮也發麻。

原是黎莘一把攥住那滑溜溜的陽物,彎下身子,對準了位置,自個兒按著,稍有些吃力的吞了下去。

「嗯……」

寧舒曜口中逸出極輕的呻吟。

這於他來說是有幾分羞恥的,可實在按捺不住。

黎莘坐下去,腰肢軟的趴在他身上,她伸手將發絲撩撥到一邊,捧著他的臉,神態嫵媚含春:

「讓我來。」

說的卻是大言不慚。

寧舒曜被她的膽大妄為驚的怔愣了,待回過神來時,就見她扭著圓臀,身子上下起伏,延展出誘人的曲線。

他仰起頭,喉結上下滾動。

噗嗤響起的水聲淫靡,不絕於耳,嬌紅花蕊包容了赤色巨龍,水光盈盈,濡濕了身下被褥。

行到興起,黎莘便撐起身子,雙手按在他肌理分明的胸膛,胸前乳波蕩漾,活色生香。

寧舒曜想起身,又被她抓住肩膀,媚眼如絲道:

「你不行,我來動。」

……

寧舒曜:「你再說一遍?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