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50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九】

只是她也不是個愛鑽牛角尖的,既然暫時理不清,乾脆先拋在腦後,把身邊的事給攪明白了。

外頭走了一日,她沒怎麼進食,這會兒不免有些餓了。

正想喚人傳膳,忽聽外頭一聲通稟,宮人進門來,說那柳氏來了,還提了些據說是親手所制的吃食。

黎莘拒絕的話語在嘴邊轉悠一圈,又咽了回去。

如此巧合就不是巧合了,這是守株待兔呢。

沒成想小小一個柳氏,「耳朵」也怪靈的。

「傳她進罷。」

黎莘倒也想體味一回被女人們爭寵的滋味,便大咧咧往榻上一歪,唇角挑了笑。

宮人應言退下,稍時便領著柳氏進來。

黎莘目光灼灼,將她從上到下打量一邊,雖不算太明確,也能瞧得出來,她細細打扮過了。

應當還是按照黎莘之前的「審美」來的。

因著她第一日見柳氏,她是一副江南美人的清麗姿態,這會兒卻換了身與英娘彷彿的嫩黃色宮裝,眉眼間揉出幾分嬌俏。

黎莘心裡不免感慨一聲:

女人。

柳氏身後跟著個小宮女,提了食盒,與她一同盈盈下拜。

黎莘坐直身子,嗓音聽不出波瀾:

「何事?」

柳氏察覺到黎莘的冷漠,心中失落,卻仍是強打起精神,扯出個嬌美的笑臉:

「妾閒來無事,想著殿下日日憂心朝堂之事,難以分憂,便做了些吃食,來與殿下嫌醜。」

她說著,咬了咬唇,香腮暈了紅,

「不知殿下……」

黎莘本應當是要拒絕的,她對待柳氏的態度就是冷處理,捧一貶一,才能更好瞧出兩人性子。

只是她現在也確實腹中空空了。

略想了想,她還是決定把柳氏留下來,說不定能從她嘴裡撬出些什麼。

因此她淺淺一笑:

「你有心了。」

柳氏忙紅著臉道不敢。

黎莘刻意稟退了其餘宮人,又喚柳氏坐在身邊,讓她親手服侍她。

柳氏激動的渾身輕顫,黎莘見她正在為自己擺箸,半跪在榻前,低眉順眼的暗含羞怯,就伸出手,輕輕搭住她腰側。

她可知道該怎麼撩撥這些姑娘的芳心。

柳氏呼吸一滯,耳根連著脖頸都紅透了,不覺軟下嗓音,雙眸含情的望著她:

「……殿下。」

呢儂嬌語,溫香軟玉。

黎莘捏住她下頜,將她攬在懷中,抬起她的臉:

「你來我身邊,心裡可情願?」

柳氏半靠在她懷中,被她迷惑的腦袋昏昏,忙回道,

「能伺候殿下,是妾三世休來的福分。」

不得不說,雖然知曉她話裡頭有多少水分,這種被人拍馬屁的感覺,別提有多爽了。

黎莘抿唇一笑,愈見容顏俊致:

「那你可願為我做一事?」

柳氏立時表態:

「自然,便是豁了性命,妾也甘之如飴。」

黎莘用食指輕按了她的唇,示意她噤聲:

「你言重了,往後甚性命之事,切莫再提。」

她說著,微垂了眸,指尖曖昧撫過她的唇,

「我又如何捨得下你呢?」

柳氏情難自已,還當黎莘要吻下來,便羞答答的闔了眼眸:

「殿下……」

黎莘緩緩俯下身。

兩人的距離寸寸拉進,直至她能嗅到柳氏身上的脂粉香氣。

「我要你——」

「幫我尋一樣東西。」

某亙:

阿莘:撩人,我是認真的。

大佬(轉向柳氏):……你給老子等著。

柳氏(瑟瑟發抖):可憐弱小又無助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