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49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八】

寧舒曜一挑秀眉,顯是沒想到她這等反應,面上笑容就散了一些。

待他再要做些旁的動作時,黎莘卻已經收回視線,雙腿一夾馬腹,毫不留戀的走了。

寧舒曜抿下唇,將窗子復拉了回來。

翠映正為他斟茶,白霧裊裊,綿延出一層熱氣,氤氳了他面容。

「公子?」

她見他神情似有變化,忍不住多問了一嘴,

「可是那人惹了公子不快?」

她對三皇子是略知一二的,雖是個俊美風流的樣貌,文韜武略尚可,但他性好美人,不堪良配。

再者說,公子與他……自然是不可能的。

然一月之前,大宴之時,不知是誰引了三皇子過來,將將與公子碰了面,就此落了禍根,偏要討了名姓去。

還是公子忍不住,出手將他擊暈,這才脫身。

是以方才寧舒曜要以真面會他,翠映還有些憂慮,生怕出了甚事,打亂全盤計劃。

「他倒是敢。」

寧舒曜嗤一聲,捧起茶碗啜飲一口,一雙朱唇也被染了水汽。

翠映心裡發緊,低下頭不敢多看。

「赫連家的蠢蛋不大對勁。」

寧舒曜仔細回想起窗下鮮衣白馬的兒郎,越品,越能品出不妥的滋味。

他本就是個心細如發的,當初與那人初遇,看似一副好皮囊,實則雙目混濁,色慾熏心。

如今這人,做的是風流姿態,眼中竟清澈若泉,莫說甚動心,便是一絲多餘的驚艷都見不著。

他深知自己容貌,因此愈加懷疑。

「公子言下之意——」

翠映揣測不到寧舒曜的想法。

「且等著,總會露出馬腳的。」

寧舒曜並未多言,只一把扣下了茶碗,指若削蔥,瞧著纖細,細細觀察,便能發現分明的骨節。

男女之身,到底是有所區別的。

他望著身上這裝束,瞳中閃過一絲厭惡:

「等事成一日……這屈辱,我定要如數奉還。」

————

回到宮里,黎莘稍作歇息,那侍衛自去復命。

侍衛也不同其他人多言,直接稟明瞭何姑姑:

「殿下回了東坊街,叫屬下攔了。」

何姑姑在座上聽著,聞言,不由輕嘆一聲,

「她到底還念著過往。」

侍衛垂眸不語。

何姑姑伸手揮退他,兀自入了內室,從枕下取了一枚碧玉滕花玉佩,攥在掌心細細摩挲。

「姑娘,忍一忍罷。」

她闔了目,心中默念佛號,盼著菩薩能庇佑一二。

也是個苦命的。

何姑姑做的這一切,黎莘自然是不知曉的,她更想搞清楚原身的母妃是何身份,自己又為何要從好好的女孩改裝成男兒。

若是自小當男孩兒養大的,她尚能理解,可聽何姑姑話中含義,這原身來了不過一月余。

又說要待這一年,卻是為何?

再者說了,既然初初來,那麼原先就是有個「三皇子」的,她這容貌至多是往男子變了變,也不至於改頭換面。

莫非,她和三皇子生的一般模樣?

生的一模一樣,只有龍鳳胎可以考慮,那麼她也合該是宮里的公主,怎麼就成了外頭養大的了?

這些問題攪在一起,讓她不由心頭煩亂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