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62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二十一】

兩人僵持片刻,那面具人似是同意了,走近一些,低低道:

「也好……」

話未說話,突然伸出手來,去扯黎莘面上的素帕。

好在黎莘將他防備的死死的,見他動作,忙身子往後機敏的一閃,順手便抓住了他的面具,狠狠往外一拉。

誰怕誰?!

面具人顯然也不曾想到她會如此,要躲開已是來不及,只待急急後退,面具的帶子被扯斷,直直摔落在地上。

黎莘的面巾也被拉了下來。

一時間,周圍安靜下來。

黎莘拿手捂住臉,只露出一雙眼睛,他拿衣袖遮了面,只能瞧見朦朧間的輪廓。

衣袖並不長,險險的把上半張臉擋了,那下頜便顯出來,瑩潤細膩的膚,一雙朱紅的菱唇,緊接著,就是側臉極美的弧線。

黎莘定睛一看,怔了。

這……是男是女?

身形嗓音皆是男兒,單瞧半張臉,卻勝過女子姿容。

「小丫頭狡猾的緊。」

他轉過身子,袖子依舊遮了眉眼,一雙唇輕啓了說話,皓齒內鮮。

世上真有一種人,明明不曾露出真容,依然美的勾人心魄。

黎莘依稀有些相信他那句胡話了。

——「旁人說我生的太過貌美,怕將面具揭了,你自慚形穢。」

「你,分明是你先胡來的。」

黎莘憋著氣,方才被美人驚艷的怔然也褪去了,只死死的擋著自己的臉,好不讓他看了去。

天知道他有沒有見過原版的三皇子,被發現了還得了。

那人笑一聲,俯身撿起面具。

帶子雖斷了,從中一系還能使得,他擋了臉,又拾起素帕。

「如今也算是兩相抵消了。」

他說著,來到黎莘面前,展開那素帕。

黎莘縮了縮身子:

「你做甚,我只瞧了半張臉,你也只瞧我半張,可不許亂……」

話語戛然而止。

面前縈了他身上清香,他雙手穿過她腦後,仿似將她環抱了一般,輕緩的將帕子系上。

黎莘沒有動彈,瞪大眼珠瞧他。

他遮好她的臉,待她遲疑的放下手後,指尖向後游移,指腹撫過她下頜細軟溫熱的肌膚。

輕薄之舉,偏他做出來,只見風流,不顯下流。

「總有一日,你會心甘情願讓我瞧的。」

他低低笑道。

黎莘不覺被那嗓音撩的紅了耳根,好在有帕子遮擋,倒也瞧不明晰。

待她從這惘然中回過神來時,面前已空蕩蕩的一片,面具人來去無蹤,這會兒又不見行跡了。

她呆呆一會兒,忽而回過味來,狠狠拍了自己額頭一記。

真是恨不能捶死剛才那被美色迷惑了的自己。

她就應該強行把他袖子扯下來!

黎莘又氣又惱,用力抓了抓頭髮,將窗子一關,預備從桌子上爬下去。

然而身子才一動,衣服上就摔下去一件小物什,似乎還有些沈,一下子砸在地上,啪嗒一聲響。

她愣了愣,蹲下身子拾起來,放在手裡仔細查看。

這是一枚雕刻精緻的小雀鳥,金子打的,體積小巧卻有些沈,就連羽毛都點的栩栩如生。

她從未有過這樣的物件。

那麼也就是說,是方才那面具人留下的?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