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59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十八】

「我說甚你都不信,那我便無話可說了。」

面具人無奈的搖了搖頭,轉了個身,將窗子支起來。

黎莘忙往桌子上一退,雙手環胸,格外防備的望著他:

「你要做甚?」

那人啞然一笑:

「小宮女,便是你那瘦條條的身子,我又能對你做何?」

黎莘氣結,當即想挺起胸與他辯論,不過她尚有幾分理智,因此強忍下來,抿唇道:

「我不聽你胡言亂語,就是樂師,合不該在這裡的,你再不老實,我就將姑姑喚來了。」

那人兀自聽了,壓根沒有懼怕的意思,反而岔開話題,翹著一條腿坐在窗台上:

「你因何入宮?」

黎莘白他一眼:

「乾卿何事?」

面具人也不惱,只轉著長笛猜著,讓黎莘煩不勝煩:

「家裡吩咐的?自願入宮?抑或是被人強迫來的?」

她啐他一口:

「咸吃蘿蔔淡操心,我家如何,憑甚同你說?」

他笑了笑:

「若是些小事,說不得我還能幫幫你。」

黎莘只當他在吹牛唬人,聞言嗤一聲,攤開小巧柔軟的手掌:

「我家裡頭窮的很,阿娘便將我賣了,好換錢給哥哥娶媳婦,你若想幫我,多給我些銀錢金子就是。」

她說著,把手掌往他面前一懟,橫的不行。

面具人低頭瞧了瞧她的手掌,復又抬起來,黑黝黝兩隻眼珠,著實瞧不出什麼旁的情緒。

他饒有興致的問她:

「你要多少?」

黎莘盤腿做了,不拘什麼形象:

「多多益善,我不嫌棄。」

笑話,誰又會嫌錢多呢?

面具人用長笛敲了敲她掌心,溫潤滑膩的玉質感,倒不曾傷她:

「貪多嚼不爛,這話,你可聽過?」

黎莘心裡一跳,疑惑的蹙起眉心,細細凝他:

「可我一無所有,又如何怕多呢?」

面具人這便不說話了。

恰逢此時,何姑姑從外頭進來了,一聲通稟,打斷了兩人的談話。

黎莘暗道不妙,正想起身趕他,不料才轉個頭的工夫,那人身影已不見了,只余淡淡清香。

香?

黎莘抽了抽鼻子,那香很快在空氣里散盡了,再捉摸不到。

何姑姑走進來,見她衣衫單薄的立在窗前,趕忙扯了外衣上去:

「姑娘,大病初愈,如何這般糟蹋身子。」

她邊說邊將外衣往她身上遮了,一點點給她系上。

「躺的久了,悶的慌,便想吹吹風。」

黎莘想了想,還是沒有說出面具人的事。

「那也不可如此,姑娘日後是要許人的。」

何姑姑嗔她道。

許人?

黎莘輕扯了扯嘴角,並未打破了何姑姑的美好幻想。

就她這個替代品,許人?只怕是事成之後,自己就成了一具悄無聲息的屍體了。

盈妃來時,她可未從她惺惺作態的眼淚中瞧出半點憐惜。

「姑姑說的是。」

黎莘淺淺笑了笑,視線略側,望向窗外細雨綿綿,怔怔出神。

「姑娘,奴還有一事……」

何姑姑躊躇了片刻,終是開了口。

黎莘將她猶疑的神色盡收眼底,眸色淡了淡,面上依舊熱忱:

「姑姑但說無妨,你我之間,如何還有隔閡的?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