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60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十九】

「成婚?!」

衛國公不可置信的拍案而起,

「你,你可知自己在說甚?!」

寧舒曜撩起面紗,輕輕抿了口茶,神色極淡定,倒與他形成了鮮明對比:

「慌甚,不過是個計罷了。」

衛國公並不曾被他安慰到多少:

「你明知自己身份,如,如何去做這事?」

兩個男子成婚,簡直荒謬!

寧舒曜哂笑道:

「若不然,你們倒尋個能近身的?」

柳氏近身了又如何,至今都不知那人已經被整個調了包,說她是廢物,半點不做假的。

衛國公急的在屋子里踱步轉圈,寧舒曜反而淡定的很,他依舊一身女子裝扮,面紗遮臉,只露出一雙攝人心魂的美眸。

「那也不能如此胡鬧!」

衛國公有心呵斥他,然而一堆上他視線,心裡先沒了底氣。

說到底,將他卷進這事的,也是他們。

「胡鬧?」

寧舒曜挑高一條眉,嗤了一聲,

「男扮女裝的胡鬧都做了,成個婚罷了,怎麼就算的上胡鬧了?」

衛國公說不過他,指著他的手顫了顫,憋了半日,頹然坐在靠椅上:

「這不合適。」

他終究,是個男子。

寧舒曜卻不管這些,徑直站起身,撫平裙擺上的褶皺:

「主家已允了,你只做準備便是。」

他本就不是來同他商議的。

衛國公怔怔望著他:

「曜兒……」

寧舒曜伸手止住他話頭:

「我不耐煩聽你說旁的,若無事,我也該走了。」

衛國公聞言,下意識的抿緊唇。

寧舒曜略一頜首,轉了身,容色冷淡的離去了。

只余衛國公一人,一手撐著額頭,沈默良久,才長嘆一聲。

孽債。

再說黎莘這處。

她方聽聞自己要成婚的事,三魂七魄都快升了天,驚惶道:

「怎的就要成婚了?」

她現在還能裝個樣子,真的和誰成了親,那玩意兒是裝是不裝?

何姑姑顯然也有些難以啓齒,然而這是盈妃娘娘親自吩咐下來的,還叮囑讓黎莘絕不能被拆穿。

盈妃實則還多說了一句:

「若那小蹄子讓人瞧出來,仔細著皮子!」

只是這話,何姑姑是不會對黎莘說的。

「好姑娘,奴自會想法子出來,這婚您暫且成了,說不得事情順利,咱們就能早日離開。」

何姑姑知曉真正的三皇子還未醒來,但見盈妃臉色,應當是快了。

姑娘一介女兒身,也同他搶不了甚麼,只盼待他痊癒了,能看在一母同胞的份上,權且放姑娘一馬。

黎莘咬著唇,眉心擰成一團:

「姑姑,你可知這是多大的風險?」

何姑姑語塞,囁嚅著說不出話來。

黎莘也心灰意懶了,本以為何姑姑尚且能為原身考慮一二,如此看來,還真是無依無靠了。

她無力的揮了揮手,讓她退下:

「我知曉了,姑姑,讓我一人靜一靜。」

何姑姑還待再說,黎莘便抬眸往她,眼中盈滿失望之色:

「姑姑,莫再多言,我不想聽。」

何姑姑心裡涼了半截。

當下也不敢再違抗她的命令,躬了身子,緩緩的退下了。

殿門一合,黎莘的神色方有所恢復。

之前的情緒,半真半假,也算是想試探何姑姑一回。

接下來,她才要好好考慮將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