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61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二十】

又是半月。

成婚的消息還未傳出,黎莘難得的休假卻是要結束了。

第二日要繼續去朝堂,她嘆一聲,輕揉了揉好不容易松快的胸口,有些擔憂自己的身體。

萬一把胸給束變形了可如何是好?

只不過如今,還是小命要緊。

春雨纏綿不盡,隔著兩三日便下一回,今日也是如此。

黎莘爬上桌子,伸手去接外頭的雨珠。

倒不是她閒的發慌,然而殿內窒悶,她不想束成男子模樣出去,因此不准任何人入殿。

兩個妾室幾次求見,都被拒了。

她也僅能憑這一扇窗透個氣兒。

水珠滴在手心,涼絲絲的一片,黎莘絞了塊帕子,往腰後塞了軟墊,將帕子覆在臉上,就那麼靠著窗台,眯著眼睛假寐。

雨聲滴滴答答的響,寧靜安謐。

這是上等的催眠曲,黎莘聽著聽著,假寐便真攜了幾分睡意,不覺歪了歪腦袋,意識模糊。

可她忘了,自己靠的是窗台。

那邊緣薄薄的一層,她睡的沈了,整個身子就往下頃倒,直接越過了窗台,幾乎要摔出去了。

所幸她要摔出去的瞬間,自斜里伸出一隻手來,一把托住她身體,將她穩住了。

黎莘猛的驚醒,濕帕子還蓋著臉,正游移著向下滑,她險險一把按住了,恰好露出一雙眼眸,遮住半張面。

「小宮女,這一回你得好生謝我了。」

稍顯熟悉的男聲在黎莘耳畔響起,她瞠大眸子去看,便對上了一張猙獰的鬼面。

她捂著臉,嗓音就有些悶悶的:

「為何又是你?」

這人神出鬼沒的,在宮中來去自如,真說他沒個厲害的身份,她是不信的。

面具人把她扶正了:

「若不是我,你摔下去,腦袋就要開花了。」

他說著,又提起長笛在她頭頂敲了一記。

黎莘下意識要去摸頭,抬了一半想起自己面上的帕子,忙停下來,繼續牢牢捂住。

「你一個大男人卻對女子動手,有辱斯文。」

她嘴上逞強。

面具人噗嗤一笑:

「那你如何不說我救了你一命呢?」

黎莘轉了轉眼珠,因她眼仁深且黑,水色盈盈的,這會兒瞧上去便格外的靈動,仿似一隻狡黠的小狐狸。

「你救我是一碼事,打我又是一碼事,若你非要連在一起算,那便兩相抵消了。」

說著就要從窗上爬下去。

面具人瞧出她的動作,長笛一轉,橫亙在她面前,將她抵在那小角落上:

「這樣算,虧的是我了。」

他逼近來,嗓音壓的低低的。

黎莘雖然不怕他這張面具,總對著那艷麗的色彩,也覺雙目不適。

就轉了頭道:

「那你同我賠罪,我向你道謝。」

面具人遲疑片刻,似在斟酌。

黎莘就縮著身子,即便用帕子捂在口鼻上,也能嗅到一縷淺淺的,清淡的香氣。

她記住了,這味道。

「光說可沒意思,」

面具人像是想到了什麼,把笛子抽了回來,

「我們得有個彩頭。」

黎莘愣了愣:

「彩頭?」

面具人指了指她面上的素帕:

「你將帕子取下。」

嚯,衝她來的?

黎莘不可能輕易認輸:

「那你將面具取下來!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