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58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十七】

黎莘心中暗罵他一句,面上只做好奇狀,依言將臉一抬。

空蕩一片,方才的衣角都不見了。

她又被耍了。

當下惱怒的一咬牙,低頭打算去拉那窗子。

不想猛一回轉,面前兀的的出現一張青面獠牙的鬼面,只余她兩寸距離,形容猙獰,凶神惡煞。

她愣愣瞧了兩秒,眉心漸漸蹙起來。

那人當她要被嚇著了,面具下的唇一勾一挑,顯的興致盎然。

黎莘卻久未動靜,二人對視,怔怔然半晌,她舉起一隻手,啪的打在那鬼面上,用力一推。

那人不防,踉蹌兩步方才穩住身子。

「好生無趣的人,」

黎莘掀了掀眼皮,衝他呸一聲,

「小孩兒玩的把戲也要來耍弄我麼?」

面具人聞言,怔忪片刻,待聽清她說的話,起先是不可置信,回過味來,忽而噗嗤一聲笑了。

他笑的身子直顫,發未束冠,隨意的扎起來,如今就輕輕掃在腰際,綢墨一般。

「小宮女,膽大包天,你可知我是誰?」

他斂去笑意,將長笛攥在手裡,在她頭頂一敲。

力道並不重。

黎莘還是炸了毛,反手就攥住這長笛,和他拉扯起來:

「管你是哪個,隨意出入內殿,便是有罪,你還來招惹我!」

面具人不想她如此厲害,猝不及防間,竟真讓她將笛子拉去了,好在他反應及時,一把扯住尾端,和她僵持住了。

「小宮女倒是牙尖嘴利。」

他輕鬆捏住笛子,將之向外一拉。

黎莘攥的正緊,這一下沒能松開,整個身子便向外傾倒出去,正正好趴在窗台上,又貼上那張可怖的鬼面。

面具人轉過長笛,輕輕托在她下頜上,低聲道:

「你若將面巾摘了,我便把這笛子送你,可好?」

他說話曖昧,真如情人間呢喃,那清潤男音壓低了,又獨有一番風流姿態。

換個不知事的小姑娘來,說不得就被他騙了去。

好在黎莘自認百毒不侵。

「禮尚往來,若你想見我真容,何不以真面目見人?」

她反駁道,一側頭,就把他長笛拍開了。

面具人收回笛子,似是調侃一般道:

「旁人說我生的太過貌美,怕將面具揭了,你自慚形穢。」

黎莘:「……」

她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。

「我怕你是平平無奇的容貌,才要用這面具遮臉,獨顯出幾分與眾不同,誆誰去呢!」

即便他真是個美男,她也得給他上一課,讓他知曉什麼是謙虛。

面具人聽了,不怒不惱,反笑道:

「是了,你腦袋聰明,我的確是生的不好看,只一把嗓子尚能入耳。」

突如其來的退步,還真讓黎莘有些措手不及。

別是個精神分裂吧?

她嘟囔一句,懷疑的上下打量他:

「你究竟是何人,來這裡又做甚?」

他衣著考究,雖不是華服盛裝,也瞧得出料子上乘,應當是非富即貴的。

宮闈之中,除了皇帝皇子,還有旁的,除太監以外的男人能進來麼?

「我?」

那人把玩著長笛,笑道:

「我是宮中的樂師,你可信?」

黎莘立刻將頭搖的撥浪鼓一般。

她才不信嘞!

某亙:

後來,面具摘了。

大佬:你看,我說我太貌美,你偏要說我平平無奇。

阿莘:……

(無心反駁,欣賞美色中)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