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57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十六】

黎莘耳朵支稜著,不覺動了動。

這人嗓音極年輕,音色清亮爽朗,聽起來是個少年。

這可是後殿,哪個膽大包天的敢跑這兒來,且說話的語氣如此隨意,定不是宮中奴才。

莫不是,她哪個哥哥弟弟?

二皇子遠在千里之外,四皇子生性怯懦,哪個都不像。

她趴在榻上苦苦思索著,窗外那人卻沒了耐心,復又叩了叩窗子:

「你還要躲著?」

黎莘咬了咬唇,方要開口,又想起這幾日自己沒有吃藥丸子,嗓子早已變了回去。

因變聲藥同治病的藥方藥性相衝,何姑姑暫且給她停了,只讓她說嗓子不好,說不得話。

連方才便宜父皇來時,她都沒蹦一個字。

窗外之人等的著急了,索性嚷嚷起來:

「你是哪處的小宮女,還不將名字報上來,竟偷偷跑這兒來躲懶?」

黎莘:???

這是哪來的二傻子。

有見過在皇子寢殿躲懶的宮女嗎?

不過他這般說了,黎莘也不介意配合他一二,將計就計:

「你,你是何人?」

她原聲細細的,特意捏了嗓子說話,扮出少女的嬌俏。

那人笑了一聲,清潤悅耳:

「你怕我做甚,我不過也是個來躲懶的,你且出來,我們一同說說話。」

黎莘啐他一口:

「浪蕩子,誰要同你說話,你再不走,我便尋姑姑來治你。」

那人笑的更歡:

「你若喚姑姑來,那麼我只好告上一狀,到時你我都討不了好。」

黎莘在榻後默默翻了個白眼。

幼稚鬼。

「如何,你要出來麼?」

那人叩著窗子問道。

黎莘轉念一想,她待在這兒也瞧不清那人模樣,還不如出去見見,這是何方神聖。

當然,她可不能頂著這張臉出去。

她左右瞧了瞧,把桌案上用來擦臉的帕子拿了,折疊起來,覆住半張面孔。

這才佯裝害怕,衝著外頭道:

「你,你答應我,我出來陪你說話,你便不告訴姑姑。」

那人咳嗽一聲:

「自然,男子漢大丈夫,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。」

黎莘捂了捂臉上面巾,吸了一口氣,緩緩的爬到桌上,探頭往窗外看去。

空無一人。

周圍依舊是細雨綿綿,籠的朦朧一層灰,可分明是空曠之地,哪有說話那人的影子。

黎莘疑心他詐自己,把頭飛快縮回來,伸手就要關窗子。

喀噠一聲響,窗子關到一半,就被什麼東西牢牢卡住了,無論黎莘如何用力,都挪動不了分毫。

她抬起頭,見窗縫里卡著一隻翠綠欲滴的長笛。

「小宮女,你這是說話不算話。」

長笛之後,隨著一隻白皙修長的手掌,膚賽霜雪,真真能稱的上晶瑩剔透了。

黎莘都不敢相信擁有這雙手的,是個男人。

窗子只卡了一條縫,她只能隱隱瞥到那人沙青色的衣擺。

原來她在窗外見不到他的原因,是他坐在窗子往上的檐角,自上而下的俯視著她。

「不見你人,我自然要關窗,如何怪我?」

黎莘理直氣壯道。

那人朗聲而笑,不知如何用力,使那長笛一抬,就把窗子又抬起來:

「你往上看我。」

他道。

某亙:

你們別懷疑大佬撩妹的技巧。

雖然他是鋼鐵直男。

但他很可以(doge)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