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55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十四】

翠映並未注意到寧舒曜的不同。

確認黎莘無事後,她略松了一口氣,便對寧舒曜道:

「公子,婢子已使人出去了,您且先避避。」

這與他們原本的計劃大相徑庭,誰也未料到這位三皇子如此身嬌體弱,竟還要寧舒曜將他救上來。

原本,他們只為了探探他底細,想見他是否還記得寧舒曜面孔。

不料方才那碰面時,他對寧舒曜視若無睹。

這著實反常了,若是記著,他應當辨認出來,若是不記著,多少也會驚艷,不該是全然無動於衷的模樣。

因此,才有了第二回試探。

說來好笑,原先是讓寧舒曜要亭子里侯著他,權且說上一兩句話。孰不知這位殿下何時變得謹小慎微,連多走一步都不肯,還要趕著回宮。

無法,翠映和寧舒曜只得用了下下策,不管怎樣,總得明白他的底細才是。

這附近無人,宮人嘴密,便是三皇子救了寧舒曜,也沒人漏出去。

自然不會害了「寧姝窈」名譽。

沒成想落的如今結果,翠映也是焦頭爛額,不知如何是好。

赫連勢大,他們暫且還不能與他們硬碰硬,免得兩敗俱傷。

若是那盈妃娘娘知曉自己的寶貝疙瘩生死不明,少不得要發起狂來。

翠映說的話,寧舒曜似不曾聽聞。

她連連又喚兩聲:

「公子,公子?!」

寧舒曜方才猛的回過神來,將手一縮,抿了雙唇:

「你將她顧好,來日再提這事。」

說罷,系了披風,落荒而逃一般,隨幾個宮人匆匆的離去了。

翠映也摸不清他的意思。

————

黎莘再度醒來時,自己已躺在了熟悉的床榻上,身上覆著柔軟一層錦被,鼻間充盈著苦澀的藥汁氣味。

她動了動身子,腦袋一陣發暈。

「殿下醒了?」

何姑姑一直守在她身邊,察覺到動靜,忙喜出望外的掀起床幔,紅著眼眶瞧過來。

黎莘說不出話,嗓子又乾又澀,緊的發疼,只得有氣無力的頜首。

何姑姑摸了摸她的手,見熱已退了,忍不住念一句佛,長抒了口氣道:

「菩薩保佑,菩薩保佑,您可算是醒了。」

說著,從一旁小宮女的托盤上端起溫熱藥汁,扶著黎莘起來,斜靠在軟墊上,輕聲道:

「好姑娘,將藥吃了,不日便好了。」

黎莘口渴的很,顧不上藥汁苦澀,權當是喝水一樣,一氣兒給灌了下去。

何姑姑忙端了茶讓她漱口。

潤了潤嗓子後,黎莘才覺著沒那麼難受了:

「姑姑……我睡了幾日?」

可惜嗓子粗礫,如同砂石摩擦似的。

何姑姑用帕子按了按眼角,心疼道:

「足五日呢,奴險些以為……險些以為……」

她不覺心酸,自家姑娘從小便要隱姓埋名的養在深閨里,平日里還不能出門,免得讓人瞧見容貌,惹了麻煩。

如今,如今還得冒著性命危險,以女充男。

黎莘拍拍她的手,安慰她:

「這五日來,有何事發生?」

她不是個傻的,落水之前發生了什麼,她記得一清二楚。

只現下不好同那群人算賬,因此強按捺下來,再尋機會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