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813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六十八】

衛國公怔怔片刻,不再說話了。

寧舒曜沒有停留,轉身離去。

他們之間的糾葛牽扯太多,饒是他心中尊他幾分,敬他幾分,卻未必能當真和顏悅色的對待他。

回到王府,正屋空無一人。

寧舒曜才想起來,因今日他要出門,黎莘同他說了要回廂房裡歇一晚,也好定定何姑姑的心,免得她整日不錯眼的盯著正屋。

他心裡莫名不自在起來,躺在榻上,只覺身側空蕩蕩的,沒了往日的暖玉溫香,輾轉難眠。

寧舒曜翻了幾回身子,嘆口氣坐起來。

燭火已燃了大半,夜色深沈,他卻清醒非常。

在窗前立了一會兒,只覺心中煩亂,便自去妝台前坐下,打開妝龕,拉到最里一層。

裡頭還有個暗格,除他自己以外,連翠映都不曾知曉。

他從暗格里摸出薄薄一張紙,紙張邊緣已泛了黃,顯是過了許多年的,在幽幽燭火下,更顯通透。

寧舒曜將紙上的內容讀了一遍又一遍,煩亂的思緒消除了,只是悲從中來,不覺熱了眼眶。

這是他母親於彌留之際留下的,他不過如往日一般在外玩耍,再回來時,天就變了。

溫柔良善的母親倒在血泊之中,只來得及留戀的再瞧他一眼,便闔上眼沒了氣息。

他恍然坐倒在地,呆呆愣了一下午,流乾了淚,眼眶澀的發疼,渾然不覺黑夜白天。

一直到衛國公出現,將他帶回府中。

而這封信,一直藏在母親妝龕的暗格中,她早已料到會有這一日,因此早早做好了準備。

他的母親姓寧,寧姝,衛國公的嫡妹,也是曾經的……

「吱呀——」

門扉忽然一聲響,打斷了寧舒曜的思緒,他立時站起身,將身形隱到屏風之後。

門開了一條縫,探進一顆黑乎乎的腦袋,一雙明麗的眸子躍入寧舒曜視線,瞧的他怔了怔。

隨即,他輕抒一口氣,從屏風後走了出去:

「合該歇息的人,也來做夜間的賊子了?」

他把黎莘從門外拉進來,見她發絲蓬松凌亂,身上只披了遮擋的披風,一拉開,便是薄薄的中衣。

如今已是秋日,夜風寒涼,她的手也被吹的涼冰冰的。

寧舒曜一張臉立時擺了起來,一邊把她手攥在掌心裡溫著,一邊關上門,斥道:

「生怕自己不凍著?這般胡鬧。」

黎莘嘻嘻一笑,並不怕他發火,只撒嬌賣痴道:

「我同你是心有靈犀,這不你才回來,我就巴巴的來尋你了。」

她可不願說是往日攬著他睡習慣了,身側忽然少了個人,還怪彆扭的。

說到底,她極喜愛他身上熏的香,著了魔似的。

寧舒曜斜她一眼:

「謊話精。」

她說的是真是假,他還看不出來?

黎莘並不在乎,只當是愛稱了,身子往前一撲,直接掛在他身上,頭埋入他頸間,嗅那股幽幽裊裊的香。

寧舒曜被她毛絨絨的發絲蹭的發癢,忍不住壓她的腦袋:

「做甚呢?快些下來!」

黎莘摟住他不肯松:

「不抱著你睡不著覺,我困頓的要命,你還要趕我走。」

同寧舒曜相處下來,才知他究竟有多心軟,這於她來說,可是個好機會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