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807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六十三】(H)

他咬牙撐著,低頭去吻她眉眼,唇鼻,仿似要將她此時情態盡數留在心中。

倒不是他不快活,因著男子莫名其妙的自尊心,總覺著要讓身下的美人主動討饒了才好,就像是無言的比較,他進攻,她防守,端看誰先忍不住了。

黎莘哼哼唧唧的在他衝撞下扭動著身子,小手有一搭沒一搭的撫觸著他光裸的脊背。

歡愉之中,她腦中竟不合時宜的想起一個問題:

「你……如何習武的?」

如今這朝代,又不比現代有健身的習慣,文弱書生多體軟,世家公子也不乏耽於酒色,掏空了身子的。

可寧舒曜身上肌理分明,瘦削精壯的身量卻不顯枯瘦,再加之他當初做面具人時的那幾手,顯然是有底子的。

寧舒曜聞言,先不答話,只狠狠用力撞在花心軟肉上,撞的她尾音一顫,面上更添嬌紅。

他這才滿意,稍停動作,緩慢的在花徑中研磨:

「這光景,還能讓你想些亂七八糟的,想是我不夠‘努力’了?」

黎莘聽出他的不悅,連忙否認:

「你莫胡鬧了,我腰都斷了。」

她自然是誇張了的,嘴裡說著討饒的話,手上卻悄無聲息的攀上他肩膀,雙腿緊緊纏在他腰上。

一時間,寧舒曜也就再懶得理會她方才的話語了。

他抓住她一條纖細腳踝,將腿往她身上壓了壓,露出腿間嬌蕊的完整模樣,便是黎莘,也多少羞澀了:

「亂瞧什麼……」

說著要用手去擋,方伸到一半,就被寧舒曜抓住了,不許她攪局。

這紅蕊綻了,粉中含著潤澤水光,因才吞下碩物,那小口不曾閉合,還略略輕啓著,隱約見到內里嫩肉,讓人瞧得渾身燥熱難耐。

細絨的芳草遮不住幾許,春露連綿不覺,濕了大腿內側細幼的肌膚,格外香艷。

寧舒曜眼中沈沈的蒙了一層黯色,用手將貝肉按了按,露出當中滾圓的玉珠,硬鼓鼓的脹著。

黎莘眉眼輕闔,媚態撩人。

他欣賞一回,就扶著愈加脹疼難耐的昂揚,抵在小口上,輕緩的磨蹭了兩下,一入到底。

黎莘抓著他的手緊了緊,指甲嵌進他小臂里,留下月牙型的紅痕。

他胯部用力,腰間線條清晰可見,原本整潔的發冠像是承受不住,多少松亂下來,留出幾綹垂在頰邊,放縱而迷亂。

門外的翠映和何姑姑仍在僵持著,因對方的緣故,誰也不曾注意到屋內的動靜。

偶爾幾次黎莘忍不住,只得用力咬緊了下唇,吚吚嗚嗚的低吟著,復被寧舒曜堵上了嘴,盡數吞沒下去。

床幔輕籠,床榻之上,二人身影交疊,只隱約可見寧舒曜起伏的身體,腰肢款擺間,間或露出一截碩物,很快又沈沒下去,隱在她體內。

汗珠濕潤,粘膩了二人的肌膚,這方小天地的溫度節節攀升,他的動作也益發熱烈,彷彿要將她吞沒,在欲海中浮沈。

「這一回,可是你情我願的……」

混沌中,黎莘聽見寧舒曜低下嗓音,纏在她耳畔頸間,有些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。

她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,復又沈淪在情慾之中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