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815章
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【七十】

黎莘一驚,立時坐直了身子,雙眼微瞠:

「半成?」

寧舒曜心知她誤會了,便解釋道:

「我說這半成,便是五成的意思,解藥雖有,只是粗粗研制出來的,能解些毒,但不可藥到病除。」

那藥瞧著普通,藥性卻極複雜,這短短兩日,能配出來這解「半毒」的藥,已十分難得了。

黎莘眉心擰的緊緊的,小臉皺巴成一團,寧舒曜看不下去,伸手給她撫平了:

「不必這般,我自會小心的。」

黎莘卻沒這般樂觀,她雖不是原身,一段時日下來,也多少瞭解盈妃脾氣,但凡她想,何等法子都做的出來。

「你應承了,自然要說到做到。」

事已至此,黎莘再想打道回宮顯然是痴人說夢,也只得走一步瞧一步。

揣著重重心思,兩人靠在一處,一直到了行宮。

寧舒曜對外是女眷身份,自然要同黎莘分開來,黎莘也打起十二分精神,隨著皇帝走了。

第一日不過稍作歇息,夜間也早早歇了,相安無事。

黎莘只朦朧記得寧舒曜夜間出去了一回,然而困意深沈,她著實抬不起眼皮,模模糊糊的喚了一聲,他似乎並未聽見。

不知是不是這緣故,她後半夜做起了夢。

那夢來勢洶洶,彷彿將她困在囚籠之中,她極力反抗,卻像個局外人般不得動彈。

身體越是無力,意識便越清醒,她看清了那是白日的圍獵場,面前人影蹱蹱,圍出一道圈。

寧舒曜身著男裝,半跪在地上,低著頭,鮮血浸濕衣衫,一直蜿蜒了大片土地,猩紅刺目。

他身上插滿了密密麻麻的箭羽,說是萬箭穿心也不為過。

黎莘就站在人群之中,分明她心中已哀慟,淚水模糊了雙眼,竟只是眼睜睜看著,甚至挪動不了半步。

而盈妃依偎在皇帝一側,盛怒的天子正說著什麼,她卻拿手輕輕掩住唇,遮去了唇邊得意的笑容。

心口猶如被一團棉絮堵住了,漸漸的,這股窒悶感蔓延到了咽喉口鼻,讓她恍若溺在水中,無法呼吸,只能漸漸等待死亡。

「咳,咳咳咳!」

黎莘一個抽氣醒了過來。

寧舒曜正坐在桌邊翻著書,聞聽內室動靜,趕忙扔下手裡的物什跑了進去。

第一眼,便瞧見黎莘蒼白著臉,鬢發汗水濕淋,正趴在床榻邊不住的咳嗽乾嘔著。

他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,險些被那股冰涼給激的一顫。

「莫急,莫急,慢慢來。」

他發覺黎莘呼吸急促,一時無法,只得先安撫她平靜下來,柔聲道:

「我在這裡,不必害怕。」

黎莘嗆了好一會兒,才稍稍緩過一些。

寧舒曜沒喚他人,親自濕了帕子,坐到床榻邊,將她輕輕擁入懷中,替她擦拭面頰,手心。

黎莘半闔著眸,只覺身子極疲憊,想說什麼都沒了力氣。

「好好的緣何突然這般,可是讓夢魘著了?」

寧舒曜不無擔憂道。

他夜間歸來,怕攪了她歇息,就在外頭略略小憩了一會兒,整個晚上由他守著,自然安全的很。

黎莘這突然其來的症狀,也讓他慌張不已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