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99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四十一】

深淵並沒有發現她的小動作。

他處理了布袋後,不由得垂下頭,將目光落在胸口,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奇怪的感覺,他並不喜歡。

這讓他有一種無法掌控自己身體的錯覺。

「你這次為什麼不咬我了?」

黎莘從他身後探出腦袋,好奇的問道。

她沒怎麼刻意保持距離,甚至還用手輕輕搭在了他胳膊上,身體雖不至於貼上他的後背,也僅僅只有幾寸距離。

深淵瞬間繃緊了肌肉,鼻尖嗅到淡淡的香味,不知是從哪裡傳來的,縈繞在周身,一絲一縷的侵入。

他下意識的往前挪了一步,冷哼道:

「你這麼想找死?」

如果沒有契約,他不勝歡迎。

黎莘撅了撅嘴,跟著他的步伐又湊近了:

「上次你不是要咬這裡,」

她說著拉開自己的衣服,露出白皙的頸子,肌膚透著瑩潤的光澤,如同軟膩化開的脂膏。

「……那麼深一口。」

她用手指比了比。

深淵喉結動了動,不耐的推開她,自顧自的進了浴室,丟下一句:

「我嫌臟。」

對,沒錯,這個小跳蚤一直是臟兮兮的。

怎麼可能聞起來……

這麼香甜又可口呢?

浴室的門當著黎莘的面砰的闔上,她不可置信的瞪圓了眼,心裡把這條毫無情商可言的死蛇踩了一百遍。

詛咒你一輩子找不到蛇妹妹!

她氣鼓鼓的把衣服拉起來,掀開了被子往床褥里一鑽,把自己霸道的擺成了大字型。

睡地去吧臭蛇!

深淵在浴室里對著水鏡,做好了充足的思想準備,完美的說服自己,不過是一時的錯覺罷了。

她並沒有什麼變化,還是那只乾巴巴的,臭烘烘的小跳蚤。

她的頭髮並沒有濃密烏黑,面龐也沒有嬌艷甜美,身體也不像吸飽了水分的花朵,透著少女特有的盈盈蔓蔓。

——等等,他在想什麼?

他在誇贊她嗎?用了這麼多累贅而肉麻的詞彙?

深淵僵硬著臉抬起頭,望著鏡中的自己,忽然從心底升出沒來由的煩躁與惱怒。

他一拳打碎了水鏡,攥著濕淋淋的手掌,面色黑沈的走了出去。

黎莘此刻已經睡的香甜了。

不僅已經忘記了自己要霸佔整張床的打算,還將自己縮成了一小團,只佔據了床的三分之一。

深淵站在床頭,目光深深的望著她。

他不該讓一個人類影響心智的,即便她契約中,他的「主人」。

他緩緩舉起一隻手,按在她腦袋上,手心觸著涼而滑的長髮。

雖然不能殺了她,但只要一下,一下下,她就會變成一個沒有自我意識的傀儡,任憑他擺布。

不會再在他身旁唧唧喳喳的吵鬧,也不會要纏著他要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。

更不會渾然不自知的粘在他身上……誘惑他。

只要一下就好了。

他的瞳中瀰漫了淡淡的黑霧。

他慢慢的俯身下去,手掌捧著她的後腦勺,彷彿要吻住那張微翹的,粉潤飽滿的紅唇。

然而他的口中,獠牙已蓄勢待發。

和治療不同,他體內並不只有一種毒素,他知道該用什麼讓她安靜下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