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00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四十二】

就在深淵即將咬下去的瞬間,他猶豫了。

猶豫的那短短兩秒,是因為她含糊不清的囈語,在夢中仍不忘埋怨他的冷漠無情:

「臭蛇……」

軟軟糯糯的呢喃聲,如同羽毛尖在他耳際的拂動,他心口一緊,竟然沒能第一時間下了狠心。

結果他錯失了最好的機會。

——因為黎莘睜開了眼睛。

全然是茫然的,猶在朦朧狀態的眼神,由於離的近,他也能分辨出她銀白色瞳仁中包含的情緒了。

像只懵懂無知的小鹿,濕潤的目光透著星星點點的氤氳,恍若在渴求著旁人的憐愛。

「你……」

黎莘眨巴著眼看他,睫羽輕扇,漂亮的近乎純淨。

深淵咬緊牙關,揚起下頜,要從她身上抬起頭去。

算他失敗了,他做不到。

黎莘卻把這樣的親密當成是美妙的誤會。

嗯,口是心非的男人。

她腦補了一堆,諸如趁著她熟睡時偷吻她,或者是為了不讓她知曉而幫她療傷,等等。

她興奮的張開雙臂,一把勾住了他半抬的脖頸,將他用力壓了下來:

「我還以為你真的討厭我呢,說,是不是暗戀我,是不是想親我?」

試圖離開反被截胡的深淵被她一連串的問話給聽懵了,待他明白過來黎莘的意思,忍不住在譏笑她的異想天開:

「你在做夢?」

他說著就去扒她的手臂。

黎莘固執的吊在他身上,聞言便一撅嘴,開玩笑的要去親他:

「那就當是春夢好了。」

她知道深淵一定會把自己甩開,行事也就無所顧忌。

但是等她沒有等來身體被扔在床上的旋轉感,而是真的接觸到了一對微涼,柔軟的肌膚時,她怔怔愣住了。

不是吧……她可沒想真親。

調戲歸調戲,深淵又不是什麼傲嬌的貓科動物,這貨是真能毫不猶豫的弄死自己的。

她貼著他的鼻尖,兩雙眼相互注視著,都瞧見了對方眼中的不可置信。

一秒,兩秒……一分鐘。

黎莘艱難的把頭挪開,松開了自己的手臂,訕訕笑道:

「我,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舌頭是不是開叉的。」

——見鬼的理由。

脫口而出的一瞬間,黎莘就想甩自己一巴掌。

編什麼不好編這個!她連舌頭都沒伸!

深淵的面色果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陰沈下去,他壓抑著怒火,隱隱可見身上翻騰的黑氣:

「是嗎?」

他輕飄飄的丟出一句,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。

「那不如,我讓你看清楚點?」

比如一口吞了她的腦袋,她一定會看的清清楚楚的。

時隔不久,黎莘再次體驗到死亡逼近的寒意。

她乾乾的咽了咽唾沫,尋思著自己現在求饒大概已經來不及了,用什麼辦法能最快平息他的惱意呢?

以毒攻毒吧。

她定定心,鼓起勇氣,見深淵作勢欲拍下來的瞬間,猛的起身朝他撲過去。

一口咬住他的嘴巴,頂開他的牙齒,舌尖胡亂的在他口中攪動一番。

然後迅速退出來,面色嚴肅道:

「嗯,我覺得是和人類一樣的。」

深淵:「……」

深淵:「你說什——唔。」

不等他放狠話,黎莘再接再厲,繼續堵住他的嘴巴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