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18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六十】(H)

這樣的姿勢並不足以滿足深淵,他在將黎莘又一次送上頂峰之後,抽出了已經濕淋淋的碩物,將她翻轉過來,從後方進入。

花穴泥濘而紅腫,兩瓣貝肉都抹了一層格外鮮明的潤色,黎莘的身體像一團柔軟的棉絮,根本沒有支撐自己的力量。

深淵就扶著她,將她纖細的腰肢握在手中。

圓翹的臀形狀飽滿,如同一顆豐腴多汁的蜜桃,臀肉因撞擊而顫巍波動,碰撞出肉與肉最真實的模樣。

黎莘算錯了一件事,大事。

雖然深淵已經脫離了所謂的獸軀,同時也不受什麼發情期的影響,但某些本質,他還保留了下來。

他有了人形,但畢竟本體是蛇。

而蛇的交配時間,是出了名的持久戰。

她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。

等到深淵再一次將她翻過來的時候,她眼前已經發了黑,身子一歪,徹底失去了意識。

她想,她怕是第一個死於啪啪啪力竭的玩家了,真丟份。

————

黎莘再次醒來的時候,已經身在一片鳥語花香的仙境之所。

她身上披著薄薄的綢衣,身下壓著柔軟的草坪,放眼望去,周圍陽光溫暖,幽靜安詳,和她昏迷前的那片石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她莫不是真死了吧?

黎莘驚惶的摸了摸自己的臉,還是溫熱的。

想了想,又狠狠掐了自己一把。

「嘶!」

她疼的要跳起來,身上的綢衣也因此滑落,露出白皙無瑕的赤裸胴體。

什麼痕跡……都沒有?

她吃驚的睜大了眼睛。

難不成剛才發生的一切,都只不過是她做的一個太過真實的春夢?

「別露出那副蠢樣子。」

正當黎莘想掰開腿看看的時候,深淵慍怒的嗓音從她身後傳來。

「你以為自己在做夢嗎?」

他走到她面前,依舊是軟甲覆身,藍黑色的長髮被發帶束起,露出俊朗的面龐。

黎莘愣愣的望著他,總覺得他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。

好像……似乎……這種熟悉的感覺……

「你採陰補陽了?」

她脫口而出。

深淵:「……」

他沈默了兩秒,面色迅速的轉為鐵青,在黎莘看來,這就是他要發怒的前兆。

不過現在她已經不會再害怕他了,甚至還能得寸進尺。

「混蛋!」

她從地上一躍而起,用綢衣牢牢捂住隱私部位,

「你那叫乘人之危懂嗎?!」

趁著她半昏迷的狀態,對她醬醬釀釀,被做的昏死過去不說,一點男色都沒能看見,只能成為人形充氣娃娃。

她,很,生,氣!

這不公平!

黎莘氣的雙頰鼓鼓的,隨手把綢衣一披,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轉身就要離開。

深淵連忙一把拉住她:

「你去哪兒?」

經過了那一場歡愛,不知怎麼的,他的氣勢就微弱了下來。

每每想到折騰完她後她的慘狀,深淵幾欲出口的訓斥都卡在了嘴邊,怎麼都說不了。

莫名心虛。

黎莘甩開他的手,昂首挺胸:

「你管我!」

不好意思,她現在膨脹了。

深淵聞言,眸色一深,瞳中醖釀起翻湧的風暴:

「我不管你,你想要誰來管你?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