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15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五十七】(H)

不知過了多久,僵硬的身子才漸漸回了溫,依稀能感受到淡淡的暖。

黎莘只覺自己平躺在柔軟的草坪上,頭頂是一輪金日,斜暉落下,映在臉上,暈出七彩的光圈。

她想用手遮遮眼,試圖抬起手臂,卻發現自己半分都挪動不得。

深淵忽然出現在她斜上方,發稍還滴著水,濕粘的貼在赤裸的身體上。

黎莘眯了眯眼,一片氤氳中,他的神情也模糊不清了。

「冷……」

她蠕了蠕唇,喃喃道。

深淵像是聽見了,俯下身,鼻息漸漸靠近,噴灑在她面龐上,還有他身上伴隨而來的水汽。

「我一定是瘋了。」

他的嗓音近在耳畔,在黎莘聽來卻縹緲的像是九霄雲外,彷彿鼓膜被人籠了一層紗,阻隔了那些細碎的聲音。

她想問他,為什麼說自己瘋了,這可不是他的個性。

……沒來得及說出口。

極具侵略性的吻忽然落在唇上,霸道,強勢,橫衝直撞的闖入了她的口腔,牙齒不小心碰撞,微微的麻和疼。

她舌尖被吮的通紅,幾乎是被迫仰起頭,唇舌纏綿間盡是他的氣息,如同深刻的烙印。

黎莘本就迷糊的大腦這下更暈眩了,茫茫然的回應,是她條件反射的行為。

只是心底還存了疑問。

深淵想做什麼?

他不是討厭她嗎?

黎莘的自主意識沒能持續太久,身體上的感覺讓她愈加混沌,很顯然,深淵沒有什麼技巧可言,只是像捕獵的猛獸一樣,攻城掠地。

他的手掌揉捏過她嬌嫩的身體,肌膚都泛了一層淺淺的紅。

他有點粗暴,但並不敷衍,相比於其他事,甚至還算得上耐心,起碼將她身體的每一寸都顧及到了。

小巧堅挺的嫩乳在他寬大的掌心更顯玲瓏,就像兩團顫巍巍的乳凍,輕輕嘬一下就要壞了。

乳尖頂端的蓓蕾緩緩凸立,像極了輟在乳凍上的相思紅豆,舔一口就是滿嘴清甜。

乳尖被他含在口中逗弄吸吮,那刺痛而快慰的複雜感讓人幾乎意亂情迷,黎莘細秀的眉心微蹙,眼眸闔成細細的一線,流洩出婉轉春情。

待乳尖被撫慰的濕漉漉以後,深淵輾轉了戰場。

肋下一截雪白的軟腹,腰身細細的如同搖曳春柳,肚臍圓圓的一枚,貼在平坦小腹上,隨著她的呼吸起起伏伏。

他滑過她腰腹中央,過於柔軟的皮肉一按就陷下去,恍若將骨頭都盡數抽離了,只余下如春水的嬌軀。

深淵忽然想起那天看到的美景。

他支起半個身子,稍乾一些的發絲滑落,讓那張英俊朗闊的面龐越發性感誘人。

可惜現在的黎莘是看不清了。

他撐開她的雙腿,半夢半醒的女孩沒有力氣反抗,言聽計從的順應著他的動作。

起碼到現在為止,黎莘是不害怕的。

修長的手指按在那片鼓鼓囊囊的軟丘上,細茸的毛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壓根裹不住粉嫩的貝肉。

他眸色黯沈,慾火在心口燃燒。

有了剛才的撫慰,窄小的徑口已經吐露了粘膩的春液,稍稍撥開一些,那些蜜汁就順著縫隙淌落,蜿蜒到他手上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