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14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五十六】

這是黎莘全然陌生的地方。

石穴里陰暗,潮濕,石壁上布滿了滑溜溜的青苔,一陣微風拂過,陰冷刺骨。

她咽了咽口水,心中隱隱有種不詳的預感。

這貨不會打算在這裡把她殺人滅口吧?

深淵帶著她來到了中央的位置,將她放了下來。

中央積聚著一片幽深的水潭,她站定後,深淵就解開了束著發絲的綢帶,脫了外袍,身上的軟甲也緩緩隱入體內。

昏暗的光線中,男人的身體依然可見清晰的輪廓。

「你要做什麼?」

黎莘被凍的瑟縮在角落里,吸了吸鼻子,不解的看著他。

真的不冷嗎?

深淵卻只是看向她,面色如同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:

「脫光衣服,下來。」

黎莘一驚,旋即迅速抱緊了胳膊,堅定的搖頭:

「我不要,我會凍僵的!」

深淵抿了抿唇,不耐道:

「我不會重復第二遍,如果你不下來,就等著被我扒光了丟下去。」

他的眼神格外有威懾力,彷彿在提醒他,他所說的一切都是認真的,並沒有和她開玩笑。

黎莘心尖一顫。

兩相權衡之下,她還是委委屈屈的站起來,動作拖沓的脫下了衣服。

鬥篷,上衣,褲子。

最後光溜溜赤條條的立在原地,嘴唇凍的青紫,牙齒止不住上下打戰,哆嗦道:

「好……好好好了。」

深淵示意她走過來。

由於身體因素,黎莘走的很慢,幾乎是一寸一寸的挪動。

最後,她成功消磨完深淵僅存無幾的忍耐力,讓他走過來一把攥住她的胳膊,將她橫抱起來。

他身上竟不是那麼冰涼,還比她稍稍暖和一些。

黎莘如蒙大赦,手腳迅速纏上他的身體,汲取那少的可憐的溫暖。

兩人赤裸的肌膚緊緊貼在一起,她胸口的椒乳擠壓在他胸膛上,被按成了扁扁的形狀,乳尖也略略凸起。

深淵腳步一頓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沒有甩開她。

他踏入冰冷的潭水中。

黎莘原本以為,這水潭雖然看起來深不見底,起碼也會有一個過度和緩衝的區域。

哪曾想它深的如此實誠,一腳下去,就是萬丈深淵。

「唔唔唔!」

黎莘口中冒出氣泡,身體彷彿被浸入了冰窖之中,刺骨的冷意侵入骨髓,吞噬著她的生命力。

她肺部的空氣越來越稀少了。

深淵看起來卻和在地面時沒什麼不同,除了一頭過於飄逸的長髮,他連呼吸都像水生動物。

見黎莘即將缺氧,他便低下頭,將空氣渡入她的口中。

然而他帶來的氧氣,卻有著與平時截然不同的濃郁香味。

朦朧中,她眼前盛開了大片大片的艷色花海,她清醒的知道自己出現了幻覺,但卻控制不住意識的沈淪。

幽深潭水中,忽然映出一片穿透了黑暗的陽光。

一股暖意從心口蔓延開,幾乎凝滯在體內的血液也恢復了活力,歡呼著湧向了四肢百骸。

溫……暖……

她感覺到心臟的活力,冥冥中似乎和深淵的心跳附和著。

咚咚,咚咚。

「你……為什麼……是你……」

耳畔傳來模糊不清的喃語,黎莘卻已經沒有意識再聽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