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12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五十四】

黎莘也起了好奇心:

「深淵之蛇?」

這條臭屁蛇居然還被記載在了書上?寫書的人眼瞎嗎?

黎莘習慣性的在心中吐槽,但是她忘了,如今她能和深淵意識交流,而她剛才忘記「屏蔽」他了。

【跳蚤!你在說什麼?!你想死嗎?!】

深淵的怒吼在她腦海中響徹,震的黎莘一個哆嗦。

說壞話被抓包了。

她握拳咳嗽一聲,轉而對蘭柯道:

「你知道這個?」

蘭柯點點頭,將書平攤開,放在兩人面前。

他則俯身下來,指著書上模糊的圖像。

「老師曾經說起過。」

由於姿勢的問題,兩人挨的很近,肩膀貼在一起,說話時都能直視對方的眼眸。

深淵:「……」

他又把書架另一邊的木頭給掰了下來。

「他也是眾神時代的神袛之一嗎?」

黎莘問道。

黑皮書上的圖片已經模糊了,只能依稀看見一團輪廓,似乎是蛇形的,又似乎不是。

蘭柯點點頭,忽然想起什麼似的,又搖了搖頭。

黎莘忙追問他:

「怎麼了?」

蘭柯的神情有些迷茫,像是在回憶老師講述過的內容:

「我記得,老師曾說,大陸起始於深淵,終將覆滅於深淵,至於這個深淵是不是指深淵之蛇,他也並不清楚。」

黎莘怔怔,思慮片刻後又道:

「那這句話是誰說的?」

蘭柯噗嗤一笑:

「這是預言啊,格比思的預言。」

格比思黎莘倒是有所耳聞,據傳是萬年前的預言家,然而她一直以為,這些所謂的預言不過是神話罷了。

什麼眾神時代,聽起來都太過荒謬了。

然而現在她的堅信卻在搖搖欲墜。

「深淵之蛇是傳說中的一種古神獸,或者說他是這片大陸的開闢者和守護者,你看看大陸的地圖,將山脈串聯起來,像不像一條盤著身體的巨蛇?」

蘭柯指著黑皮書中的一頁地圖道。

開闢者?守護者?

黎莘不過心念一動,深淵就通過意識和她交流:

【守護?可笑。】

深淵不屑的神情,黎莘即便憑空都能想象出來。

說實話,她也不信。

這貨解開封印後能少殺幾個人,她都覺得是上天開恩了,更別提什麼守護不守護的。

不過那張地圖經蘭柯這麼一說,的確有些像盤亙的巨蛇。

她躊躇片刻,詢問深淵:

【你有沒有什麼,遠古的祖先之類的】

說不定是一家人嘛。

深淵陰測測在背光處瞪著她:

【誰也不能誕下偉大的我】

要多中二有多中二,聽的黎莘白眼連連,再不想理會他。

真以為自己是孫悟空呢,還能從石頭縫里蹦噠出來?

蘭柯沒有繼續說下去,而是翻開了讓黎莘自己看,她接過書,逐字逐句的滑下去,試圖找到其中和深淵的共通點。

很遺憾,並沒有。

雖說是深淵之蛇,卻同時擁有光明和黑暗的神力,黑皮書中描述它「左眼一輪白晝,右眼一輪夜幕,身軀為連綿山脈,血液成百川湖泊」。

和金瞳的深淵相差甚遠。

黎莘嘆了口氣,翻到背面——

「欸?」

她看清書頁上的文字,有些吃驚的瞠大了眼眸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