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94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三十六】

她輕快的嗓音和後背傷痕的鮮明對比,讓深淵竟不知該以什麼樣的心情面對她。

心尖似乎被柔軟的羽毛輕輕拂動,顫了顫,酥酥的癢。

他目光複雜:

「你就是……為了找這個?」

黎莘哼了一聲,一抬下頜,雖背對著深淵,他也能想象出她驕傲的神色:

「那當然,我才不會那麼蠢去送死呢。」

可你的確是蠢貨。

深淵在心裡道。

他利用她解開封印,不過是為了自己,等到封印解除的那一天,她也會死在自己手中。

他闔了闔眸,按捺下胸臆間翻滾的不知名情緒,從黎莘手中取了黑晶,緩緩捏碎。

力量充盈的熟悉感,本該令他愉悅,現如今摻雜了幾分莫名,倒讓他沒有之前那麼興奮了。

「……我允許你向我提一個條件。」

深淵眸中染上了淡淡的柔色,不過一掠而過,快的連他自己都未曾發覺。

他依舊用高高在上的語氣,施捨般的命令她。

黎莘吐了吐舌,嘟囔道:

「中二……」

深淵危險眯眼:「嗯?」

她抖了抖,咳嗽兩聲遮蓋過去,眼珠子一轉,笑眯眯的側過頭看他:

「什麼條件都行嗎?」

深淵正打算為她療傷,指尖觸在她傷口上,疼的她抽了抽嘴角,笑容也不由自主的扭曲了。

他眼中滑過笑意,片刻後垂眸掩去,冷哼道:

「你最好識相一點。」

如果提什麼稀奇古怪的要求,他還是不介意擰斷她的喉嚨。

黎莘心下一喜,握拳清了清嗓子,又放下手,頗為討好的搓了搓:

「這個,那個,我其實一直都很想做一件事。」

從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就想做了。

深淵狐疑的看著她,不知為何有種不妙的預感:

「說。」

他掌心貼在她綻開的傷口上,淡淡的黑霧沁入她體內,替她修補著破損的部位。

黎莘左看看右瞟瞟,見他專心致志的低著頭,藍黑的發絲滑落頰邊,眉眼間的深邃勾勒淡淡陰影,彷彿被迷惑了一般,脫口而出:

「我能不能捏一下你的屁股。」

深淵:「……」

他手一滑,猛的按下去,疼的黎莘嗷嗷慘叫起來:

「明明你說了什麼都可以的!不行也不能人身攻擊啊你!」

她哭唧唧的含著兩泡淚道。

深淵猛的站起來,臉帶煞氣,大步流星的往前走。

他真是愚蠢至極,到現在還看不透這跳蚤腦子里的廢料,還大發慈悲的要許給她一個條件。

救什麼救,疼死算了!

眼看著深淵已經走遠了,黎莘也顧不上喊疼了,把衣服一拉,跌跌撞撞的跟上去。

唉,色迷心竅的慘痛後果。

「哎呀,你怎麼這麼小氣嘛,大男人給我摸一下怎麼了,又不是要你命。」

她嘮嘮叨叨的追上去,邊追邊數落他,聽的深淵煩不勝煩。

直到他的忍耐到達了極限,他繃緊了臉停下腳步,打算回身掐死她一了百了。

然而意外就在此刻發生了。

黎莘被拖地的鬥篷絆住了腳,整個身體不受控制,凌空跌飛了出去。

而深淵下意識的去拉她,卻沒拉住,只提溜到了她鬥篷上的帽子。

「噗通」一聲,黎莘撲在他身上。

或者說,小腹上。

某亙:

阿莘:啊,想捏屁股。

某蛇:(極力忍耐中……)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