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92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三十四】

黎莘癟了癟嘴,由於身體虛弱,不能像之前那樣跳起來大聲呵斥他,只能歪在他懷裡,嗓音軟軟嫩嫩的,比起質問更似撒嬌。

深淵面色僵了僵,到嘴邊的喝罵不知怎的說不出口了。

可這並不代表他心中的火氣消了,相反的,他怒火更熾,不過不是對著黎莘,而是這群該死的人類雜碎。

「你沒事吧?」

蘇姬顧不上自己的傷,由同伴攙扶著走到她身邊,關切道。

黎莘搖了搖頭,見到她忽然想起了什麼,將手裡那根緊緊攥著的鞭子遞給了她:

「姐姐,鞭子。」

她還未恢復,慘白的小臉沾著濕漉漉的水汽,一雙失了瞳仁的空茫銀眸,瞧著就讓人揪心不已。

蘇姬心緒難平,顫抖著接過鞭子,感恩與疼惜在她心中佔了上風,一時間竟忘了黎莘是如何「看見」她的戰鬥,又如何找到鞭子的。

事後再想起來,已過了許久,那時黎莘也早已離開了。

「其實你不必……」

她不知該說什麼,咬了咬唇,千言萬語只化作一句:

「謝謝。」

一旁的深淵見狀,不由冷哼了一聲,對黎莘道:

「你可真是好心。」

虧他還替她想了那般多的藉口,沒成想真是為了這個人類。

蠢貨!

他索性放開了她,蛇瞳一凝,緊緊盯上那個被傭兵們捆住的男人。

就是他了。

深淵大步流星的走過去,原本守在前面的傭兵不敢攔他,紛紛讓出位置,只留了男人在原地。

才目睹了這位手撕妖獸跟玩兒似的,他們自認沒有妖獸的鐵皮子,經不起他輕輕一拍。

深淵來到男人面前,居高臨下的望著他。

彷彿在看一具屍體。

弗雷可不是傑德,願意和兄弟同生共死,於他來說,這些手下不過是趁手的兵器,用不了,就丟了。

所以他根本沒有阻止深淵的意思,而是計算著自己逃離的可能性。

按照道理,男人還能說幾句遺言,或者放個狠話,讓自己死的不那麼淒慘,看起來像個英勇就義的戰士。

他是這麼想的,便高高揚起了腦袋,對著深淵獰笑道:

「有種——」

「噗!」

然而現實格外殘酷。

深淵沒有耐心再讓他蹦噠哪怕一秒,他積攢的所有憤怒都發洩在了他的身上。

他捏住他的頭,就像捏爛一塊脆弱的豆腐般輕鬆,噗嗤一下,血漿崩裂,白花花的腦髓合著碎骨四處飛濺。

鴉雀無聲。

男人壯碩的無頭身體轟然倒地,反射性的痙攣了兩下便再無聲息。

深淵把手上的粘稠血漿擦在他衣服上,再起身時,目光便對準了弗雷幾人。

再是堅毅的人,目睹這一幕也不會毫無起伏,更何況深淵已經看了過來,金瞳幽深,冷漠,狠戾,彷彿只為殺戮而生的凶獸。

就在他們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,深淵忽然轉過了身,朝著黎莘走去。

那股壓抑而沈重的威勢在瞬間消弭無蹤,弗雷捏著武器的手咯咯作響,待回過神來時,才發覺自己的後背已經被冷汗浸透了。

他雙腿發軟,打顫,用著最後的意志力支撐自己不能摔跪下去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