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95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三十七】

氣氛有點尷尬。

非常尷尬。

黎莘的臉緊緊貼著他的小腹,被軟甲覆蓋,卻依然結實的腰胯,如果不是甲片的阻礙,她大概可以感受到那深刻的肌肉線條。

深淵提著她的帽子,把她半拎著,恰好讓她不至於摔破了膝蓋。

只是黎莘的雙手因為情急胡亂抓了,這個姿勢之下,她的手就牢牢的貼在了他的……臀部上。

飽滿,緊實,屬於男性的健美感,和女性是截然不同的。

她手癢癢,一時沒忍住,捏了兩下。

黎莘:「哦豁。」

好,好他媽的翹啊。

一股熱血直沖天靈蓋,黎莘吸了吸鼻子,覺得自己下一秒怕是要流鼻血了。

而完全沈浸在男色中的她,自然也看不見上方深淵濃黑如墨的臉色,以及渾身肌肉緊繃的狀態。

他指節攥的發白,提起那鬥篷,將她一寸寸的剝離自己的下半身。

黎莘這時才稍感不妙,依依不捨的把手松了,整個縮成一小團,試圖降低自己的存在感:

「是意外嘛,」

她半個頭都收進了鬥篷里,只露出一雙圓滾滾的眼睛,

「誰讓你走的這麼快,我一不小心,就——染指了你的肉體。」

她想要從深淵手裡搶回鬥篷的布料,結果也是顯而易見的,她輸的非常徹底。

不僅沒搶回來,還被他提到了半空。

本就被扯破的鬥篷發出幾欲撕裂的呻吟聲,黎莘心慌慌的抓著他的手,努力平息他的怒火:

「別生氣,大不了我讓你捏回來……啊啊啊你別拉了要碎了!」

她欲哭無淚的抱住開裂的布料。

這可是她身上僅存的遮擋物了,這裡的女性衣物不是過於華麗的衣裙,就是貼身定制的鎧甲。

至於什麼內衣內褲,根本不存在的。

衣服一穿裡頭裸奔。

深淵才不管她衣服裂不裂,他只知道自己被羞辱了,今天不給她一個深刻的教訓,就難以釋懷這口惡氣。

於是一個人拉一個人護,其中黎莘又在半空,重量全靠衣服支撐著,兩邊較勁不到一分鐘,鬥篷就徹底宣告終結。

「呲啦」一聲響,被套在鬥篷里的黎莘跌落下來,墜向地面。

深淵算漏了這出意外,幾乎是本能的,在她摔下來的一瞬間,就伸出空余的手臂將她牢牢接住了——

光裸的她。

纖長白嫩的雙腿緊緊合攏著,她腳上還套著軟靴,只是被湖水浸濕後又沾了淤泥,不可避免的弄臟了她的小腿。

膝蓋以上卻是純然的雪色,瑩潤如脂膏,繚花了人的眼。

黎莘腦中還是方才的天旋地轉,她緊緊的捂著眼不敢看,也就沒了手護住自己的私密部位,任憑其暴露在空氣中。

一陣風吹過,她赤裸的肌膚冷的起了小疙瘩。

黎莘猛的撐開雙眸。

等下,這股涼颼颼的感覺,也太奇怪了。

她對上深淵的視線,發覺他難得的怔愣了,僵在原地,既沒有把她扔下去,也沒有用鄙夷的口吻呵斥她。

而是直勾勾的盯著某處,金色的瞳仁翻湧著不知名的情緒。

她順著他的視線往下看。

黎莘:「……」

她倒抽了一口涼氣。

「流氓!色蛇!你在看哪裡啊魂淡!!!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