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97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三十九】

撕開她衣袍下擺時,深淵又看見了那兩條纖白的小腿,在沾滿淤泥的軟靴襯托下,愈加鮮明。

他還是無法適應,明明上一秒,她還是個乾癟癟的小骷髏。

黎莘注意到他過長的停頓,眼睫低顫,壞心眼的湊到他耳邊,吹了一口氣:

「你是不是在偷看我。」

深淵耳際微麻,緊接著身子一震,一把推開她站起來,不悅道:

「別自視甚高了,跳蚤。」

他怎麼可能在乎一個人類的變化?

黎莘卻沒像之前那麼畏縮了,伸出一隻手在他面前搖了搖:

「從現在開始,我可不是跳蚤了。」

雖然沒有北河女郎高挑豐滿的身材,但怎麼說也能夠到深淵胸口往上一點點,再不是養不大的小豆丁了。

她總覺得這莫名其妙的發育和之前失效的「一夜漂漂丸」有關。

深淵嗤笑一聲:

「螻蟻始終是螻蟻。」

他以輕蔑的目光俯視黎莘,宛如高高在上的王者。

黎莘氣不打一處來,一把拽住他的胳膊,牢牢抱上去:

「螻蟻也能讓你背著走!」

她不是沒做過這個動作,曾經就像一個黑團子長在了他手上,滑稽可笑。

然而現在不知是不是深淵的錯覺,抑或是這件衣袍並不足以包裹她的身體,他的手臂陷入了一片不可名狀的柔軟之中。

奇怪,太奇怪了。

他試圖從黎莘懷中抽出手,但她拽的緊緊的,雙唇緊抿,跟他較上了勁。

他就不停的被這片柔軟擠壓和磨蹭,那莫名的觸感自接觸的皮膚傳來,淌進身體里,都攜著她身上的體溫。

「放開!」

深淵不願自己的情緒不受控制,沈聲呵斥道。

黎莘堅決的搖頭:

「你不能忘恩負義,明明是我拼死給你找回碎片的!」

她背上還留著那麼長一條傷口呢。

深淵咬緊牙關,猛一用力,將手臂從她手裡抽了出來。

黎莘的手心被軟甲划傷了,蹭的一片紅。

她不由委屈,眼眶氤氳的控訴他:

「你壞蛋!」

成長後的她面部輪廓更顯柔和,細秀的雙眉染著淺淺的黛色,銀白的瞳仁成了她面上點綴的亮色,神秘而誘人,我見猶憐。

深淵試圖像從前那樣對待她,然而有了她做的那些事,以及如此猝不及防的改變後,他竟再不能毫無顧忌的說出鄙薄的話語了。

這個發現讓他有些氣急敗壞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索性俯身將她扛了起來,眼不見為淨。

黎莘沒有掙扎,只是小聲啜泣著,攪的深淵心煩意亂。

原本她就像一副硌人的骨架,哪兒都是硬梆梆瘦削削的。

而現在他的手不知該放在何處,腰是軟的,背是軟的,她的臀……更別提了。

沒走出兩步,他就無可奈何的把她放了下來,揉了揉脹痛的額際:

「你究竟想怎麼樣?!」

黎莘吸了吸紅通通的鼻子,雙頰暈了淺淺的粉,漂亮的不像話。

她癟了癟嘴,張開手臂,糯糯道:

「我要你抱著我走。」

深淵:「……」

該死的,得寸進尺的人類,真以為他會聽叢她的命令嗎?不,絕不可能!

黎莘小心翼翼的貼近一些,用手指戳了戳他:

「好不好?」

深淵:「閉嘴,上來。」

某亙:嗯,真香。

你剛剛說什麼來著?

某蛇:……我什麼都沒說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