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96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三十八】

她連忙伸手去遮胸口,遮了又發現身下還沒擋,便又手忙腳亂的遮下頭,這樣一來,上頭遮不住了。

也是在這時,黎莘才發覺,自己,似乎,發育了。

這個詞也不大準確,因為她就像那被春雨滋潤了的花骨朵,不過眨眼的工夫,已初綻了嬌蕊,舒展了蔓蔓身姿,再不是小女童的樣子了。

她看不見自己的容貌變化,身形上卻是一清二楚的,平坦的胸脯露了尖尖角,隆起了嫩筍似的乳丘。

雖然稍顯「玲瓏」,好歹多了幾分少女的柔美。

再說腿,往常深淵抱她的時候,卡在膝彎的位置,就剩下兩截細細瘦瘦的小短腿了。

而現在那腿已經纖長的垂下來,曲線優美,筆直修長。

深淵顯然察覺到她的不同:

「你……為什麼……」

他把她救起來時就覺得她重了一些,但只以為是她身上的衣物吸飽了水分。

而現在,他正陷入深深的困惑之中。

黎莘兩條腿緊緊合攏了,一隻手掌按在小三角的位置,勉勉強強遮住了。

然而平坦柔嫩的小腹,粉桃似的臀,以及一隻手艱難捂住,卻隱約可見溝壑的椒乳,都在衝擊著他的視覺和認知。

人類……會有這麼快的生長速度嗎?

深淵茫然想道。

黎莘才不管他現在有多驚訝,她更在意的是自己幾乎全裸的狀態,見狀就用力的掙了掙:

「衣服!衣服!」

她不敢做太大的動作,生怕自己春光大洩,因此只能小幅度的在他懷中扭動著,催促著他把地上那破碎的布料撿起來,給她遮一遮。

深淵緊抿著唇,將她放下來,隨手解開了身上的衣袍扔給她:

「你想用那塊破布遮什麼?」

他背過身,不看她。

地上的鬥篷如他而言,的確是一塊破布。

只是對黎莘來說,深淵的衣服有些過大了,不僅袖子長了一大截,身下也拖著地。

她想起古時的飄逸廣袖,抖著袖子甩起來,忘記了羞怯卻忍不住笑意:

「你瞧,我都能用它當被子了。」

深淵回身時,正看見她晃蕩著寬大的袖口,如漆墨的長髮猶帶濕潤,一綹綹細細的纏著。

他眉心一跳,徑直走過去,在黎莘驚訝的目光下,粗暴無比的撕開了她的袖子。

撕拉兩聲響,袖口已經成了貼合她手臂的長度,只是邊緣有些參次不齊。

還真是——夠簡單的。

黎莘嘆了口氣,用手提起衣袍的下擺,無奈的看著他:

「這裡也長了。」

深淵眼中又顯出少許不耐,不過他穩住了,繃著臉蹲下身,抓住了她衣袍的下擺。

黎莘趕緊用手纏住他的肩膀,大半個身子都倚靠在他身上。

深淵撕衣服的動作滯了滯,抬頭看她:

「讓開。」

他態度一如既往的惡劣。

黎莘不聽,反而將手纏的更緊了,臉頰幾乎貼著他,說話的呼吸也溫溫軟軟的拂在他耳邊:

「我不,萬一你動作太大又把我摔了怎麼辦。」

深淵沈下臉。

依照他以往的性格,這時的黎莘約莫已經被他推出去了。

可他一抬手,她後背的傷痕就清晰的浮現在他眼前,彷彿一根扎在肉中的刺。

他忿忿放下手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