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98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四十】

深淵要去的第二個碎片所在地,是在漠峰山脈。

比起北河,這裡的距離隨不算遠,沿途的困難卻要更多一些,危險系數直線上升。

所以黎莘經歷了走走停停的一路。

這一天,她被留在了某個小城鎮的旅館中,這裡氣候濕潤,常年陰雨連綿,黑鴉鴉的天空瞧得人心情煩悶。

黎莘坐在窗邊,一手托著腮,一手伸出去,百無聊賴的接著涼絲絲,綿針一般的雨水。

深淵又不知做什麼去了。

說起來,這段時間,她一直在努力的影響深淵,務必要讓他對自己改觀,而不是將印象停留在初見時的狼狽上。

畢竟,她想睡他。

黎莘並不喜歡遮掩自己的意圖,她第一眼就中意他了,僅憑他的惡劣態度就讓她放棄?不存在的。

放棄也得睡完再說,她還是垂涎他的肉體。

想到這裡,黎莘又衝勁滿滿了。

今晚可是一個房間一張床呢。

她收回濕淋淋的手掌,用紙擦乾,興奮的繞著房間走了一圈,摸著下巴觀察地形。

她要怎麼才能不動聲色的勾引這條蛇呢?

正當她在仔細規劃今晚的行動方案時,房門喀噠一聲響,渾身濕漉漉的深淵走了進來。

他的靴子也完全濕透了,踩在地上落下一連串的腳印。

黎莘驚訝的看著他:

「外面的雨下大了嗎?」

說著就要去關窗戶。

深淵攔住她,把一個熟悉的袋子遞到她手裡:

「吃了。」

他抹去臉上的水漬,藍黑色的發絲貼在頰邊,金瞳深邃,輪廓分明,讓他在無形之中又散髮出性感迷人的男性魅力。

黎莘心口跳了跳,從他手裡接過袋子,目光卻落在他轉身的背影上。

細緻勾勒的寬肩窄腰,絕對是黃金比例的倒三角,他並不喜愛身上的粘膩感,那些鱗片化作的軟甲一點點沒入他的身體,化為蜜銅色的肌膚。

瞬息工夫,他上身就赤裸了。

起伏的背闊肌,緊致收束的斜方肌,還有手臂動作時賁起的線條,簡直像是為散髮荷爾蒙而存在的肉體。

她的心在滴血。

能看卻不能吃,這是種多麼痛的領悟。

「你在做什麼?」

似乎是察覺到身後熾熱的目光,深淵皺著眉頭回了身,視線落在她手中的布袋上,

「我不說第二遍,吃了它。」

他以為黎莘還在害怕這東西,便直接走了過來,奪過她手裡的袋子。

他的身形將她徹底籠罩在陰影中,撲面而來的雄性氣息,簡直像是刺激無比的信息素。

更何況,他依舊是上身赤裸的。

深淵捏住了黎莘的臉頰,迫使她張開嘴,將袋子里的肉團對準了她的雙唇。

苦澀,咸腥的汁液淌落,滑入她的喉嚨。

黎莘忍不住將手按在他堅實的胸膛上,秀眉輕蹙的咽下去:

「好苦。」

她吐了吐舌,狀似不經意的抬起了手,指尖輕輕蹭過一點茱萸。

嗯,她不是故意的哦~

深淵不曾防備,身體被蹭的微微戰慄,禁不住下意識的後退一步。

黑色軟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覆蓋了他的身體,同時也帶走了黎莘的福利時光。

她悻悻嘆了口氣:

「小氣鬼。」

黎莘衝他做了個鬼臉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