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27章
痴漢小文鳥【二十四】

白啾啾被咬了以後下意識的退了一步,眼中的迷離不曾褪去,漣漪著淡淡的欲情。

黎莘這時並未注意到他的異樣,也顧不上訓斥他方才的行為,她的注意力全集中到了外頭。

白啾啾剛要開口說話,就被黎莘捂住了嘴,做了個噤聲的手勢。

他的話語雖然止住了,呼吸還是粗重的,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趨勢。

門外的動靜清晰的傳入黎莘耳中:

「行啊,我當是誰呢,原來是老同學。」

將晴譏笑了一聲。

黎莘迫切的想看另一方是誰,無奈身高不夠,她四處望瞭望,把目光落在白啾啾身上。

她趕忙拍了拍他的肩膀,用只有兩個人能聽見的嗓音低聲道:

「把我背起來。」

不過顯然,白啾啾並不明白背的含義,他只是看到黎莘指了指上方,以為她想要抱抱。

他托住她的大腿,把她抱了起來。

黎莘嚇的捂住嘴巴,扒住了門板,雙腿也不自覺的纏在他腰上,生怕自己摔下去。

受傷事小,要是弄出聲響被將晴發現了,她能被她笑一整年。

好在白啾啾穩穩的靠在門板上,看起來並不吃力,黎莘這才能夠小心翼翼的查看情況。

外頭站著好幾個人,除了將晴之外,還有之前包間里的一些,當然全是女性。

乍一看這情況還真有些微妙。

將晴雖然面色難看,卻強忍著沒有動手,只是雙手抱胸站在那女人面前。

小三明顯沒經歷過這樣的陣仗,身上的衣服還有些凌亂,脖頸處有顯而易見的紅痕。

她的聲音聽起來打著顫,強裝鎮定:

「將晴,你這是幹什麼,又要拿高中那一套出來?」

黎莘和將晴是在大學相識的,對她高中的事並不大清楚,但也有所耳聞。

譬如說,她曾因為校園暴力被退過學。

可是在跟她相處的過程中,黎莘感受的到,這姑娘的性格是挺風風火火的,頂多就是個暴脾氣,欺負人這種事她還真未必做的出來。

她脾氣大,心也軟的一塌糊塗,不然就不會一次又一次的被人傷害。

「高中?虧你還記得呢,當初騙人騙的挺開心吧?」

女人冷聲道:

「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,當初推我的人是你。」

將晴被她勾起了傷心事,紅著眼睛咬牙切齒道:

「你可真有臉,我原來就在想,當初你怎麼沒把自己摔死,現在我發現了,是你皮太厚。」

黎莘差點沒忍出笑出聲來,好在及時捂住了嘴。

然而她的身體因為憋笑止不住的顫動著,間接導致了她身下的白啾啾更加難受了。

他……好像發情了。

白啾啾深吸了一口氣,身體的某個部位脹的發疼,似乎有什麼東西呼之欲出。

疼,熱。

他小幅度的挪了挪身子,那處的疼痛並沒有隨著姿勢改變而緩解,反而愈加緊繃。

他很想看看自己是怎麼了,身上是不是長了壞東西,可他現在空不出手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
白啾啾憋屈的直哼哼。

正在旁觀的黎莘注意到他的動靜,不由低頭瞥了他一眼:

「你怎麼了?」

她還當他是累了,蹬了蹬腿表示自己要下來。

結果卻碰到了不該碰的地方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