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30章
痴漢小文鳥【二十七】

黎莘給將晴發了個消息,自己則衝到了外邊,隨便找了個服務員要了個圍裙。

她就用小圍裙把白啾啾的下半身圍起來,雖然看起來怪怪的,總比支著小帳篷要好。

緊接著,趁著外頭的人不是很多,她趕緊半拉半拖著白啾啾,把他一路帶出了門。

沿途上她還聽見不少聲音,來源都是女生:

「好香啊,你聞到沒有?」

「我聞到了草莓的味道,特別甜的那種。」

「明明是香水味,我最喜歡的那款。」

「我聞到的怎麼是沐浴露的味道?」

……諸如此類。

黎莘心驚膽戰的越過了她們,等到了地下車庫,就趕緊打開車門,把臉紅紅的白啾啾塞了進去。

緊接著,她用手機搜索到最近的成人用品店。

她單獨進了店,在老闆詭異的目光中,買了一個大尺寸的飛機杯,順便多加了點錢,要來了一部分老闆的「珍貴資源」。

白啾啾還半躺在後座上扭著身體,車廂內的氣味濃郁的如同實質,彷彿是一塊正在融化的巧克力。

黎莘努力讓自己別受誘惑。

她現在算是明白了,他身上這味道感情還是因人而異的。

夜深人靜,路上並不擁堵,她用最快的速度回了家,將軟噠噠的白啾啾往房裡一塞,丟了飛機杯和潤滑油給他。

幫忙幫到底,她把片子也給他放上了。

「一會兒你就照著做,什麼時候不難受了什麼時候再叫我。」

黎莘說完,「砰」的一聲把門關上了。

徒留下一臉茫然的白啾啾和手裡的工具對視。

當然,從某些方面上來說,白啾啾不傻,甚至有些一點就通的天賦。

黎莘在客廳踱步沒多久,他房間里就傳來了隱隱約約的呻吟聲,聽得人心裡發酥。

她揉了揉發燙的耳垂,打開電視線,聲音調到最大。

房門並不是嚴密相合的,淺淡的味道漸漸的從縫隙里飄蕩出來,黎莘抽抽鼻子,小腹一陣酸。

她不自覺的去嗅,很快又發覺自己這樣是魔怔了,趕緊把紙巾撕開堵住鼻子,免得出事。

真是受罪。

黎莘心不在焉的看著綜藝節目,一邊不停的喝著水,緩解嗓間的乾渴。

她倒是想跑上樓,可出於人道主義考慮,她不想明天一睜眼就看到一隻精盡人亡的鳥。

所以她選擇守在客廳,有必要時可以通知他停下。

她就在這種不停反復的,被勾引,回神坐好,看電視,喝水,又被勾引,回神坐好……的狀態中,漸漸染上了睡意,歪倒在沙發上。

第二天清晨。

臉頰上癢癢的,彷彿是小蟲子叮著,攪了黎莘的睡意。

她皺著眉,不耐煩的用手揮了揮,總算是清淨了一陣子。

但這只不識相的小蟲子很快又捲土重來。

黎莘睡眼朦朧的在身邊摸索片刻,抓起一個抱枕,直接把臉埋了進去。

「小蟲子」轉而咯吱她的腰,還發出聒噪的聲音:

「起床,起床,我餓啦!」

黎莘忍無可忍,猛的坐直身子,把抱枕朝著身前丟過去。

不想白啾啾一把接住了。

他笑眯眯的壓下抱枕,捧起她迷糊的小臉,來了個令人窒息的法式深吻。

黎莘:「……」

黎莘:「老娘還沒刷牙!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