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23章
痴漢小文鳥【十九】

白啾啾還不知道自己將要經歷什麼。

他只知道在自己說餓以後,雌性主人的眼神變得十分詭異,她露出了滿滿的笑容,語氣溫柔的說,要帶他出去吃。

能出去當然很棒了,但他為什麼覺得後背涼颼颼的?

由於時間緊迫,黎莘沒什麼時間改變白啾啾那頭惹人注目的白毛,她只能翻出帽子讓他戴上,勉強遮一遮。

眉毛睫毛是沒辦法了。

興許在夜店的燈光下,不太能看出異樣吧?

黎莘自我安慰。

白啾啾身上的衣服就是她買的男款體恤和運動褲,可惜他身材過於修長了,褲子愣是短了一大截。

黎莘索性給他往上擼了擼,做成休閒的中褲。

別說,這東拼西湊的打扮愣是讓他的臉撐住了,而且帽檐壓住了他蓬亂的毛髮,削去了幾分傻萌感,只顯出俊秀精緻的五官。

他垂下眼,抿起嘴的樣子,透著隨性和漫不經心的瀟灑帥氣。

黎莘被晃了晃眼,沈溺美色三秒。

——也僅僅只是三秒而已。

「吃果果。」

白啾啾委屈的摸摸扁扁的肚子,懷念起堅果的滋味。

一開口就全線暴露智商。

黎莘捂了捂臉,叮囑他:

「一會兒不管怎麼樣,你都不許說話,要說的偷偷告訴我,」

她拉近二人之間的距離,把耳朵側了過去,示意他說「悄悄話。」

「像這樣……你在乾嘛?!」

黎莘氣急敗壞的捂住耳朵,耳尖泛著紅。

原來是白啾啾見她耳珠圓潤,晶瑩剔透的看起來像珍珠圓子,一時沒能控制住自己,啊嗚一口咬在嘴裡。

被黎莘推開後,他還意猶未盡的舔舔唇。

香香的,可惜沒什麼味道。

要是換成之前,黎莘肯定要揍他一頓,然而現在車子已經到了樓下,她就算痛快這麼幾分鐘,最後還得自己擦屁股。

所以她憋憋氣,忍了,拎著白啾啾的耳朵說了一遍又一遍注意事項。

等他嗷嗷叫著記住了以後,才松開手。

————

「王夜」里,小老王正在和將晴看監控。

某個雅座的小角落,一男一女正在纏綿,女方坐在男方大腿上,本就短窄的包裙幾乎被盡數掀起,露出半邊白花花的臀肉。

而男人埋首在女人胸前,雙手摟在她腰間,不停的上下撫摸。

小老王點了根煙,吞雲吐霧:

「你想怎麼玩?」

將晴的目光死死膠著在兩人身上,聞言便冷笑一聲:

「敢跟我來這套,怕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。」

小老王笑了一聲,屈指撣落煙灰:

「別鬧出人命來,其他的,怎麼玩都隨你。」

將晴瞥他一眼:

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算什麼,跟你說明白,死了這條心,你不是小莘的菜。」

小老王噴出一口煙霧:

「只要我想,沒有我把不到的女人,你別當絆路石就成了。」

將晴一巴掌拍在他後背上:

「我可警告你,小莘是我閨蜜,你要是敢做那些下三濫的欺負她,我就敢跟你拼命。」

小老王被拍的後退了一步,順手在煙灰缸里掐滅了煙蒂:

「行了,我沒那麼不要臉,你等著,哥一定能憑魅力征服她。」

他說著得意一笑,

「就在今晚。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