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37章
痴漢小文鳥【三十三】

黎莘到了臥室關上門,想了想還是上了鎖,免得某只鳥人半夜溜進來。

做完這一切,她才安心的躺回床上,定好鬧鐘,關了燈。

在黑暗中,除了眼睛,其他的感知會變得更加敏銳,好比此刻的黎莘,在鬆軟被窩的包裹中,依舊聽到了門口輕輕的腳步聲。

她忍不住坐起來,側耳細細的聽了聽。

是腳步聲沒錯,看樣子還是在她門前徘徊來徘徊去的,是誰顯然已經有了答案。

她不想搭理他,索性用耳機塞住了耳朵,把頭埋進被子里。

約莫十分鐘左右,黎莘仍舊沒什麼睡意。

她不由氣悶的摘下了耳機。

咦,沒聲了?

黎莘一開始還只當自己是出現了錯覺,再三確認後才發現門外的確十分安靜。

傻鳥有這麼容易放棄麼?

她心中的好奇無線擴大,反而有了興致走下床,躡手躡腳的蹭到門邊,趴在門板上聽。

什麼都沒有。

黎莘皺了皺眉,將手放在門把上,慢慢的拉開了門。

「……」

門口的確是沒有人,可地上卻躺著一隻把被窩都搬過來的蠢鳥。

黎莘無語凝噎,伸出赤足往地上的毛毛蟲團踢了踢:

「餵,傻鳥。」

毛毛蟲團蠕動了兩下,幾十秒後,鑽出一顆毛絨絨的白色腦袋,只露出一雙烏黑滾圓的眼睛,衝著她眨啊眨的。

「把眼珠子收回去,我不吃這套。」

她冷酷無情的說完,看見白丸子失落的垂下了眉眼。

「半夜跑這裡搭窩,你是真的不想要你的小鳥蛋了。」

黎莘俯下身子,揪住這坨毛毛蟲團提了提,提不動。

她深吸一口氣,捏住被角,直接推著他滾動起來。

白啾啾發覺天旋地轉,不由驚慌的抱住被子,眼前一陣一陣的花:

「頭,頭昏。」

等到了樓梯口,黎莘沒再推他,他才終於有了喘息的空間,眼冒金星的如是道。

黎莘氣喘吁吁的哼一聲:

「你就在這兒待著吧。」

音落,她拍拍手上並不存在的塵土,緊了緊睡袍,自顧自的往房間的方向走。

白啾啾見勢不妙,顧不上方才的恐怖體驗,把身子一卷,又骨碌碌的順著原方向滾了回來。

等黎莘到了門口,他也恰好滾到了門前,繼續用無辜又盈滿了水光的眼神看著她。

「我也想睡。」

說著渴望的瞄了瞄她的房間。

黎莘氣不打一處來,擼起了袖子,把他按照同樣的方式滾了回去。

——當然他還是滾了回來。

滾過去,滾回來,滾過去,滾回來……如此重復幾遍後,黎莘已經累的直不起腰,把他從樓梯上踹下去的心都有了。

「你明天沒有飯了!」

她氣急敗壞的吼出一句,不再打算跟他玩滾來滾去的幼稚遊戲,忿忿的往房間里走。

白啾啾連忙從被窩里伸出一隻手,揪住她的手腕,將她一把拖了過來。

黎莘本就精疲力盡,如今又沒有防備,還真被他抓了個著,直接倒在他掀開的被窩上。

白啾啾見她「落了網」,就速度極快的闔上了被子,雙手雙腳緊緊的巴住她,不給她任何可能逃跑的機會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