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44章
痴漢小文鳥【三十八】

無緣無故又被罵的白啾啾十分委屈。

他只能抿住嘴巴,時不時的用眼睛偷瞄,見她凶狠的瞪過來時,趕緊低下頭,假裝自己還在認真看書。

幸好這本書是個悲劇。

等白啾啾能漸漸適應文字之後,他的心神都沈浸到了書中,也沒有心情再笑了。

看了三分之一,他的眉毛就挑了起來,越往下就挑的越高,最後幾乎是一臉怒容的把書甩到了一邊,把正在處理文件的黎莘嚇了一跳:

「怎麼了?」

她把目光落在白啾啾身上,見他緊抿著嘴,表情不悅,好奇的問了一句。

白啾啾指了指書:

「太過分了,怎麼能這樣?」

黎莘掃了一眼書名,笑了:

「這本我看過,只不過是個白痴男人的無病呻吟罷了。」

貌似是哪個客戶自費出的自傳?寫的不知所云,把拋棄髮妻寫成了真愛至上,看的時候把她惡心的不行。

根本沒興趣翻下去了。

但白啾啾十分較真:

「人類世界都是這樣的嗎?你們的雄性可以同時愛上兩個雌性?」

黎莘見他有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衝動,不由得輕嘆了一聲,從小櫃子里拿出一塊巧克力。

她走到他身邊坐下,拆開巧克力遞給他:

「每個人都是不同的,他們的思想,認知,都是由他們自己控制的,所以有這樣的壞男人,也有深情的好男人。」

她看著白啾啾咬了一口巧克力,眼睛一亮,旋即幸福的笑彎了嘴角,繼續道:

「女人也同樣,好女人,壞女人,只不過是一個世俗的定義罷了,我們可以討厭他們的某些作為,但我們卻沒有權利去告訴他們怎麼做是錯的,怎麼做是對的。」

她想了想,又補充了一點:

「當然了,這樣的男人我也看不慣,你可以盡情唾棄他,但要是為了他壞了心情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」

白啾啾似懂非懂的點點頭,又咬了一口巧克力。

黎莘看著他嘴角沾了一點巧克力,下意識的就伸手抹去,含入口中舔了舔。

自從在白啾啾身上聞到巧克力以後,她就特別想吃巧克力,在辦公室也備了一些。

她完全忘了這樣的動作有多親密。

被撩的白啾啾握著巧克力,卻沒有再啃下去,而是直勾勾的盯著她的手指,等她抽出手後,他的視線就停留在了她的唇上。

黎莘被盯的往後縮了縮:

「怎麼了,我臉上有東西嗎?」

白啾啾搖頭,轉而放下巧克力,做乖巧狀舉起一隻手:

「我有個請求。」

黎莘一臉懵逼:

「什麼請求?」

還搞得這麼鄭重?

白啾啾欺身上去,把她逼得靠在了沙發的小角落,退無可退。

他舔了舔唇,壓低了嗓音,目光幽深:

「我能親你嗎,主人?」

黎莘:!!!

艹,這樣叫主人是犯規的!是犯規的!

她對著他的美色咽了咽口水,最後還是決定有骨氣的拒絕他——

「別廢話。」

……不好意思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嘴。

得到了允許的白啾啾如有神助,不容她後悔的攫住了她的唇,身子前傾,將她壓在沙發的靠背上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