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35章
痴漢小文鳥【三十二】

白啾啾縮在階梯的小角落里,一頭白毛沾了露水,潮潮的耷拉下來,貼在眉毛上。

黎莘抿了抿嘴,跟接線員解釋道歉完後掛斷了電話,慢慢走到他面前。

他屈膝坐著,下巴抵在胳膊上,整個人都蔫蔫兒的沒有精神,一對赤裸白皙的腳掌染了灰塵,身上還有泥漬留下的斑點。

也不知是去鑽哪兒的小樹叢了。

黎莘蹲下身子,撥了撥他額頭前的碎發,露出一雙盛滿了委屈的眼:

「你是不是不要我了。」

白啾啾吸了吸鼻子,鼻尖紅通通的,像只被人遺棄的,可憐無助的小奶狗。

黎莘挑眉看他:

「是誰自己跑出去的?」

白啾啾哼哼唧唧的不承認:

「我沒有,我只是迷路了,不知道怎麼回家而已。」

黎莘嗤了一聲,一臉不信。

白啾啾盯著她半晌,最終還是敗下陣來,把臉埋進胳膊里,小小聲的問她:

「那我還能回去嗎?」

他雖然一時衝動跑了出來,卻忘記自己已經變成了人,沒有嬌小的體型也沒有可以翱翔的翅膀,他只能赤足徘徊在街上,身邊都是行人異樣的目光。

那一刻他才感到害怕,人類的世界這麼大,他只剩下一個人了。

最終他還是找了回來,縮在小角落里,不敢上門找黎莘,怕她會把自己趕出去。

還好,她來找他了。

這句話就像是一根小小的羽毛,在黎莘心裡最柔軟的地方戳了一下。

她雖溫和了口氣,說出的話還是不怎麼好聽:

「坐著乾嘛,傻鳥,除了我誰還要你。」

白啾啾雙眼蹭的一亮,炯炯有神的望著她。

黎莘彆扭的拍拍他的頭:

「回家了。」

————

不洗不知道,一洗嚇一跳,白啾啾真是把自己弄的臟兮兮的。

白毛成了灰毛,白體恤也徹底沒用了,臉上黑一道白一道的,唯獨一雙眼睛還晶亮著。

她一邊給他揉搓頭上的泡沫,一邊在嘴上嫌棄他:

「你是不是去鑽土地了你,把自己搞成這樣,臟死了。」

白啾啾癟癟嘴:

「我在街上絆了一腳,摔倒在有很多樹和草的地方了,還有好多人看著我,眼神怪怪的。」

城市裡哪來的森林,除非是某處的公園或者馬路上的綠化帶,不管是哪個,都算白啾啾倒霉。

黎莘用力彈了彈他的眉心,聽到他痛呼一聲,這才沒好氣道:

「以後還敢不敢瞎跑?」

白頭髮白眉毛白睫毛的,又是一張娃娃臉,潮流小青年也不敢這麼染,不被人看才奇怪了。

本以為很快會聽到他的答復,不想黎莘等了許久,白啾啾也沒說話。

黎莘以為他還不肯承認錯誤,敲敲他的腦殼:

「怎麼,還想去流浪吶?」

白啾啾沈默良久,才稍稍抬了眼看她,眸中水盈盈的:

「那你別給其他人生崽崽好不好?」

聞言,黎莘不由一愣,低頭對上他的視線。

他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真摯,卻又攜著些許小心翼翼的祈求,近乎卑微。

她喉頭一梗,好半天才回過神:

「生什麼崽崽,腦子里就想著這些,誰有空生哪!」

即便她惡聲惡氣的,還是讓白啾啾聽的笑彎了眼睛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